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之飘羽ACG天地(影)

动漫分站

 
 
 

日志

 
 
关于我

我是CLAMP,CARNELIAN,山本和枝,小夏钝帆,天广直人,七濑葵,种村有菜,杉崎友绮琉,结成梓,成濑千里,佐佐木睦美,秋山玉代,早濑明的FANS,喜欢STUDIO-EGO,CHEERY-SOFT,LEAF,KOGADO,GAINEX,KONAMI,ORBIT(特别是ROOT),FALCOM等公司的游戏。

网易考拉推荐

[外站转载]夜孔雀 第三章 BY CLAMP  

2008-03-14 14:50:02|  分类: 动漫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地址:地址不明

原作:CLAMP

第三章 

经过那梦幻般的一夜。亮一,再也不敢看丹鳞堂了,经过时总是远远地避开。

一想到有可能会见到的身影,亮一就感到害怕,但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的话,又有些恋恋不舍。

这回是被蒲口叫去买烟的,如果迟了是要挨骂的。

亮一心想,白天窗子总不会开着吧,即使走过去也不会看见的。

于是便壮了壮胆,径直从药店门前走了过去。

果然,窗是关着的。

店里一片昏暗,只隐约看到那些玻璃瓶。

连个人影都没有。

亮一还是忍不住,一步一步靠了过去。

突然蛇都骚动起来。

沙沙,沙沙,沙沙……

像是要发生什么。

果然,从二楼走下两人。亮一赶忙躲到了门后。

是店主和一个客人。

是个穿着中式衣服的男人,黑色的帽子戴得很低,像是偷偷地对店主说着些什么。

今年春天。自从清朝皇帝来访过之后,中式服装就开始流行了,所以这件白色的长衫也没什

么奇怪的。但亮一总觉得那衣服穿得皱七皱八的。

“……好吗?”

“……是吗?”

亮一只听到一些只言片语。

“一个,怎么样?”

“就这样吧。”

对于店主的提案感到有点满意,男人坐了下来。蛇又骚动起来。

店主拿出了杯子。顺手抓出了一条草蛇。

不知什么时候,店主一只手已经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另一只手抓住蛇头的下部,俗称‘七

寸’的地方——

“啊,太可惜了。”

几滴血滴在了积满灰尘的桌子上。杯子里已满是深红的蛇血。

被扔在地上的那条蛇,尾巴还在不停地拍打着地板,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亮一不由自主地动了下脚。

那男人和店主像是听到了什么,回过头来。

帽子掉了。

看见那男人的样子,那锐利的目光。

那脸……亮一吓得喊都喊不出来,拔腿就跑了出去。

(孔雀)

哪个拿着杯子的男人的脸,肯定是孔雀。那灰色的脸,那尖尖的嘴从额头上长出来。

(店主发现了吧?)

(那东西也发现了吧?)

亮一手里的零钱散了一地,他哭丧着脸在地上捡。

(是的!)

事实与想象的一样,是多么可怕呀。

是有吃蛇的鸟,吃蛇的鸟就是孔雀。

晚上。

亮一又回到了丹鳞堂的门前。虽说有些头痛,是在路上撞了头,但还是因为没把钱捡全而被

蒲口骂了一顿。

(可是现在……)

亮一抬头看着二楼的窗子。

白天的事还在心头萦绕,久久不去。

现在想来,那个穿着中式长衫的男人应该是人而不是孔雀的化身。

但那沾满鲜血的双唇还是让亮一心有余悸。

亮一心想,哪会有这样的事呢,穿着衣服的孔雀,还有那美女蛇。

亮一渐渐恢复了平静。周围还是一片静寂。

月亮撑起了风帆,飘荡在黑沉沉的夜海中。

(即使谁也遇不上,我也要看看。)

亮一在那里徘徊着。

不知不觉,一缕素雅的色彩掠过阳台的边缘。

亮一不由捏紧了拳头。那身影和前夜看到的一样。它显然看见亮一了,把手指竖在嘴唇前,

示意他不要做声。

(活生生的。)

什么蛇的化身,也不是什么花,是活生生的人。那身影很熟练地从石榴树上爬了下来。

亮一屏住呼吸,呆呆地盯着那人。

“别告诉老爷爷。”

很明显,这是男孩子的声音,朝气蓬勃的男孩的声音。

少年一点都不害怕,拉起了亮一的手。

“一起去吧?”

失去了感觉许久的亮一的手,一下子被那柔软的手指抓住,像是被钓上的鱼儿一样拉了过

去。

“这是去哪里啊?”

亮一并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温顺地跟着少年慢慢地往前走,就像漂浮在平静的湖面上的两

片树叶。

他裸着足。——不疼吗?

他的手足是那么白。——真像女孩子。

红色的和服,古式的袖筒,这是晚上穿的吗?

因为是长发的缘故,迎着扑面的微风,一丝一缕飘舞在空中。

终于,少年放开了亮一的手。

“这个莲池大吧?”

少年指着眼前的景象。

石头上刻着‘不忍池’三个字。

“到岛上去。”

少年仿佛不知道这著名的池潭,也不知道弈天岛的名字,再次催促亮一上木桥。

桥的两边是一片莲花,其间有鸳鸯在游水。

亮一瞥了少年一眼。

他的眼睛有阿利布的气息,想必是混血的孩子。

(不会是很蛇……)

少年把手伸向亮一的额头,亮一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这是一双如秋月般的眸子,在这眼里的世界该是多么清新啊!

“为什么拉我来?”

“在这个夜里游荡的人,不就你和我吗?”

手指离开了额头。

“……”

“不对吗?”

“恩,不……”

是啊,不论是人是鬼,在深夜独自徘徊的心,肯定是相近的。

“所以找我?”

“是的。”

是因为你也是夜之子的缘故。

少年独自下了池潭,游了起来。

亮一抱着脐盖坐在岸边呆呆地望着他。

看着,看着,亮一忽然发现了少年身上的鳞片。

“鳞?”

少年听到亮一的声音回过身来小声地说:“我的父亲是蛇。”

少年爬上岸来,用和服擦了擦身上的水。

“以前我母亲住在山里,那时候有个男人老来,……终于有一次母亲跟踪他走了很久的山路,才发现他原来是条大白蛇。”

“……”

“我,就是他们的孩子。”

“……”

“怕见光的。”

“……”

“眼睛的颜色之所以这么淡,是因为父亲只有在夜里才变成人。”

“那么……”

亮一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

“什么?”

“你白天是蛇,对吗?”

“是的。”

少年平静地答道。

水一般的声音。

鸳鸯突然拍起了翅膀。

“白天我是蛇。”

月光中,徐徐吹来的风包围着两个人。亮一生平第一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莲花上的露珠。

夜里皎洁的月光。

并不是每晚都能碰上的。

“也有变不了人的晚上,那种时候,我是不会出来的。”这个叫虹的少年,轻声说道,带着一丝忧郁的笑。天快亮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