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之飘羽ACG天地(影)

动漫分站

 
 
 

日志

 
 
关于我

我是CLAMP,CARNELIAN,山本和枝,小夏钝帆,天广直人,七濑葵,种村有菜,杉崎友绮琉,结成梓,成濑千里,佐佐木睦美,秋山玉代,早濑明的FANS,喜欢STUDIO-EGO,CHEERY-SOFT,LEAF,KOGADO,GAINEX,KONAMI,ORBIT(特别是ROOT),FALCOM等公司的游戏。

网易考拉推荐

[外站转载]破星军战记 BY CLAMP  

2008-03-08 20:32:21|  分类: 动漫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地址:地址不明

原作:CLAMP

简介:《破军星战记》是CLAMP较早的一部有头无尾的作品,内容与里见八犬士有关。登场人物中有一位据说还是《X》的男主角司狼 神威的父亲!囧rz……

是谁?是谁在叫我?朦胧中,好像有什麽波动一直传来,我举起手中的刀,想要挥开那蔼蔼白雾。这时,突然传来一阵高音:「里见八犬士,在我还没报仇之前,无论你们转生几次,我都不会放过你们!」

什麽?八犬士?

我更加糊涂了,但是怎麽努力张望,黑暗中只有樱花片片落下,什麽也看不到… 夜里,宛如天上星星闪呀闪的灯火,静静地持续发光。围绕在这繁华都市的一角,映出来的是…五角星的CLAMP学园。

「不许忘记…」 一道黑影俯览着这个壮观的夜景,决心的说:「这次一定要叫你实现约定!」

 

次日,壮观豪华的CLAMP学园教室中,成群学生仍像往常一样聚集在一起,即使是高等部的学生,不在乎课业压力而呼呼大睡的仍大有人在,有什麽事情发生,好像也不是怎麽重要的事一般。尤其是上古文课的时候,更叫人睡意绵绵。

「…冬马…」

隆隆的战鼓声疾速地敲着,我闪过面前铠甲武士的长刀,後面又来一击! 削着短发的男子迅速替我挡开,我回头一看,大家都陷入混战之中了。

「…冬马…」

我根本无暇回应,稍一失神可会没命呢,我紧握着手中的刀,忽地,有一道声音划破天际而来:「里见八犬士,在我还没报仇之前,无论你们转生几次,我都不会放过你们!」

又是同样的情景,这到底是…

「风江冬马!」

「啊?有!」

冬马慌张地站起身来应答,这时才看清楚了,在叫他的是古文老师玄田志勇,同时也是他的班级导师。 「睡的很舒服吧?」老师笑着问。

「嗯…」冬马不好意思地回答。

「上古文课也难怪你会打瞌睡,更何况现在又是第四节课了。怎麽,做了好梦吗?」

「不…」面对老师的问题,冬马使劲地回想刚才梦中的情景:「是很奇怪的梦…」

「哦?什麽样的梦?」

「…我们穿着铠甲在打仗的梦…每次都是在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之後,就醒过来了。」

「不错嘛,挺有意思的!」

「是吗?」没想到玄田老师很有兴趣的样子,冬马不禁抓抓头。

「老师,现在是上课中…」旁边的同学提点着,大家都笑了。

一般学生遇到这种情形,大概会觉得不好意思吧?但这对风江冬马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不管遇到什麽事,总是呵呵笑完就没事了,好像没有什麽可以让他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事,班上同学也十分了解冬马这种个性,有他在的地方,好像都可以感觉到幸福的气氛。

「冬马,你肚子不舒服吗?怎麽都没有食欲的样子?」下课後,同班的虎山摩沙己,马上发现冬马一副沉思的样子,这真是难得的情景!

「摩沙己!不要以为人家没食欲就是肚子疼,冬马或许有别的原因。」

「什麽原因?」摩沙己马上顶了回去。

「着凉或是吃坏肚子。」

「还不是肚子不舒服!」摩沙己不满地大声说着,对着龙川幸多郎敲着筷子。

唉!摩沙己和幸多郎又吵起来了,摩沙己的急性子,和幸多郎的慢条斯理简直是正反对,但两个人却一直是好朋友,只是在他们身边常常上演着唱双簧的戏码,而且,原因都是因为冬马。

冬马看着争论不休的两人,只好说出实话:「…昨天,我做了一个梦…」

「梦?」幸多郎回过头来看着他。

「睡前又看了奇怪的书吧!」

摩沙己忿忿地说着:「你从以前就喜欢看那些奇奇怪怪的刊物!」

不待摩沙己继续说教,幸多郎赶快接口问:「做了麽样的梦?」

「嗯…」回想起来还是令人感触深刻:「我们穿着盔甲在打仗的梦…」

「……」难得的,两个人都闭着眼睛不说话。

「你昨天看了什麽书?」摩沙己无力地问冬马。

「库洛魔法使!」冬马高兴地回答。

「我就知道…」摩沙己摇摇头。

幸多郎倒是不以为意的样子,轻轻拍着冬马的肩膀:「高中男生喜欢少女漫画虽然有点奇怪,可是也满可爱的。」

「看那种书怪不得会作怪梦!」摩沙己果然不满地反对。

「喂!不要装出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

幸多郎马上帮冬马护航,冬马不得不低下头来。

「你就是常常这样,才会勾引我的摩托车!」摩沙己敲着冬马低下来的头

「那叫摩托车吗?只是一辆50.C.C的机器脚踏车…」

「你说什麽?」摩沙己转头瞪着幸多郎,果然幸多郎又成功地转移摩沙己的注意力。

「不对吗?」幸多郎悻悻然,一点也不在意摩沙己正在摩拳擦掌。

冬马赶快自首,免得两人快打起来了:「…才没有!我才不会勾引什麽摩托车…只是有一次,变成虎山学长的机车垫子而已…」

冬马仍使用着尊称,一边笑着回答。他一点也不在意那次的意外,反正事情都过去了,更何况他也没受什麽伤,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

「笨蛋!应该说是被车子辗到!」摩沙己急忙地纠正。他虽然每次都忍不住要打冬马,实在是因为冬马真的是太不小心了,万一哪天真的发生了意外怎麽办?在外人看来,摩沙己好像常常欺负冬马,其实是因为摩沙己很关心冬马的缘故,这一点冬马也很清楚,对於两人总是为他吵架,冬马不由得感到不好意思。

「摩沙己也真会管人。」幸多郎仍自言自语着:「你看起来好像是冬马的妈妈。」

「谁是他妈妈!」

「你已经习惯一个人生活了吗?」幸多郎不理摩沙己,亲切地问着冬马。

「嗯!」

「还敢说!昨天不是又迟到了吗?」摩沙己又找到说教的机会了。

「只是稍微睡过头了…」冬马抓抓头。

「什麽稍微!不要说的好像只迟到十分钟的样子,你是下午才到学校的!」

「大概吧…哈哈…」

「少跟我装迷糊!真是的…」摩沙己喃喃念着:「刚转学来就被我的摩托车撞到,现在还是一点都没变!」

「那天是我没睡饱…」冬马仍试图辩解。

「没睡饱就可以睡在路中央吗?」摩沙己提高了音量,冬马实在没办法再辩解了。

「不要再教训孩子了…」幸多郎推开摩沙己。

「我看你是很欠揍!」摩沙己握起拳头,向幸多郎挥舞着。

这时,冬马倏地回头,好像有什麽人正在盯着他。

怎麽回事呢?

「怎麽啦?」摩沙己回头,一时也忘了他正在做势要打幸多郎。

冬马仍专注地看着远方,好像有什麽人在叫他?

「冬马!」

「跟你说过,不要整天迷迷糊糊的!」摩沙己又敲了冬马一记。

「当妈妈的也不能一直修理孩子。」幸多郎挡开摩沙己的手。

「谁是妈妈!」

「虎山妈妈。」

「混帐!!」

两人又打起来了,可是,冬马仍觉得明明有人在叫他…

摩沙己发现他又发呆了,唉…这样的情节总是循怀不止…

时间是很快的,又到了上课钟响的时候。

这时,玄田老师带着一位陌生面孔的人,来到了教室。

「这位是刚来本校执教的司郎老师,」他向同学介绍:「他负责教数学…」

班上女孩子起了一阵骚动,这位新来的老师可是一位大帅哥呢!

「大家要好好听他的话。」玄田老师笑着说,现在站在讲台上的是新来的数学老师--司郎冬风。

司郎老师巡视班上,虽然载着眼镜,但是仍掩盖不了那明亮有神的目光,他注意到了冬马。 同学们仍沉浸在新奇的感觉当中,只有冬马突然地觉得…

好像…

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而且是很早以前…

「冬马。」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冬马!上课中不要胡思乱想。」

「啊…是!」突然被玄田老师抓包,冬马脸红地答应。

「司郎老师,他们就拜托你了。」玄田向司郎点着头,不久就走了。

司郎老师拿起粉笔,若无表情地上起课来,似乎是一位严厉作风的老师呢!

课堂上很快地安静下来,同学们又拿起课本,像往常一样地上课。

只是,冬马心中却有个疑问一直回汤不已… 就算他的记忆力再差,应该也不会忘记印象这麽强烈的人…

是他的错觉吗?好像司郎老师也注意着他…

冬马站在校门口等着。现在正是放学时分。

他回头注意到弓箭社那边,有两个女孩子特别地引人注目。一位留着像瀑布般漂亮的长发,眼睛眨呀眨地很可爱却也十分严厉的样子,另一位个头非常高,也留着长发,看来像个大姊姊一般。冬马注意到了,这两个人曾经在他的梦中出现,穿着铠甲打仗的梦…

「冬马!」

幸多郎在後面突然出现,吓了冬马一跳。

「怎麽了?又在神游太虚了吗?」幸多郎用书包推着冬马。

「她们是谁?」 幸多郎回头看着冬马指的方向,不假思索的说:「凤阪朋。弓箭社的社长。也是高叁Z班女孩子心目中的偶像。」

「那另一位呢?就在她身边,也是留着长发的…」

「孔冢葵。看外表也知道一样不好惹。」

「她是几年级?」冬马很讶异,留着漂亮黑发的孔冢葵看来好像比他还小。

「国叁。最好别靠近她,否则会被欺负。」

「那麽可爱的女孩子会欺负人吗?」冬马更讶异了。

「像你这样呆呆的,谁看了都会想欺负的。」

「哈哈…说的也是」

「我可不是在称赞你呀。」幸多郎不禁摸摸额头:「不过,你怎麽会问起她们?喜欢上那两个人吗?」

「不是的!」冬马赶紧摇摇头:「只是…她们曾在我的梦中出现…」

「凤阪朋和孔冢葵?」

冬马又猛点头。 「龙川学长和虎山学长也都出现过…啊!还有玄田导师!」

冬马很高兴地向幸多郎诉说,幸多郎却像个 气的皮球般:「我看你是梦游成性…」

「不过,你对她们的来历真是清楚。」冬马不解地问:「是喜欢其中一个吗?」

「我龙山幸多郎,」幸多朗突然变的很神气地说:「拥有校园中每个女孩子的住址和电话号码!」

「需要介绍吗?」幸多郎兴奋地问着。

「不…不用了。」

这时两人走到离学校有一点距离的红砖墙转角,那正是幸多郎和摩沙己停摩托车的地方。

摩沙己正不耐烦地转着安全帽。

「冬马,拿去!」

摩沙己把安全帽丢给冬马,一边催促他赶快上车。

「竟然把自己的安全帽让给冬马,摩沙己可真体贴。」

骑车的没戴安全帽,反而是被载的有戴…一路上,幸多郎仍不忘开摩沙己玩笑。

「可是,你这是单人机车吧?」

「吵死了!少管闲事。」

没错,摩沙己正骑着一部50C.C的小绵羊,而且看来有一段风霜过往的样子,跟幸多郎帅气

的机车在一起,反而十分地醒目。

即使如此,摩沙己还是坚持要自己载冬马上下学。

「干嘛不换辆车子?」

「要你管!我喜欢这种型的!」

「那种车子坐两个人,骑不快吧?」

「安全驾驶才有生命保障!」摩沙己仍嘴硬。

两人正吵着,突然有叁道飞镖射来!

「那是什麽?」摩沙己急忙煞车,车子却禁不住急转弯而翻倒!

「摩沙己!」幸多郎叫着。

「冬马!」摩沙己跳开车子,急忙回头叫着。

「…我没事!」冬马还抱着书包,安全着地。

「一向迟钝的你,幸好动作还很快。」摩沙己坐在地上,舒了一口气。

「迟钝的是你吧?」幸多郎转回车头,看他们没事,却也不忘调侃摩沙己。

「冬马,後面!」 摩沙己紧张地大叫,不知何时,出现一个戴着面具,手拿武器的人。

「咦…」冬马回头。那个家伙用奇怪的楔形爪状物攻击冬马的头。

冬马很快地一闪身,安全帽应声落地。

「这样太危险了吧?」冬马不禁向来人叫着。

「冬马,你没事吧?」摩沙己急忙赶上来。

「他们是不是你的朋友?」幸多郎仍在打哈哈。

「我不认识…」冬马也犹豫着,为什麽有人要攻击他?

这时出现一群同样装扮、张牙舞爪的家伙,看来情势并不好。

「喂!他们都围过来了…」摩沙己环顾四周。

「乖乖纳命来吧!八犬士!」那些人缩小圈子,把冬马叁人围在中心。

八犬士?

冬马心中敲了一记响鸣。

「虎山妈妈,要不要照着他们的话做?」幸多郎仍一副轻松的样子。

「开玩笑!再装神弄鬼的话,可是会受伤的!」

那些人发出叫嚣的声音,扬起手上的武器。

「看样子,他们是玩真的。」幸多郎站好架势。

「活的不耐烦的人就过来吧!」摩沙己用手背上伸展出来的长剑,迅速地挡开猛烈的攻势:「去你妈的!」

「不想受伤的话就快滚!」幸多郎十分熟练地挥舞着长棍,果然那些人马上就向後退开,阵势也有了破绽。

「冬马,这里危险,快逃!」摩沙己赶紧顾着冬马。

然而,不怕死的家伙们追了上来,挡住冬马的去路。

但是动作比他们更快的摩沙己和幸多郎,全力一击,所有的人都往外飞去!

一时哀鸿遍野,所有人再也不敢回头,连跑带爬地落荒而逃!

冬马看见这情景,却又想起他的梦境…

一模一样的梦境啊…

「哼!我不是警告过你们了吗?」摩沙己仍叫骂着。

趁着冬马想的出神,两人的武器迅速地缩小,收回掌中,一切又像没事一般。

「他们也是CLAMP学园的学生哩!」幸多朗看着他们的制服揣测着。

「冬马,有没有受伤?」摩沙己叫住神游的冬马 。

「…没有。」

「很好,那就快走吧!」 接住摩沙己丢来的安全帽,叁人又上路了。

 

「学长。」 一路上,对於刚才的情景冬马始终想不明白,终於忍不住问了。

「你们刚才拿的武器…是怎麽来的?」

「……」

「冬马,你以前都没有发现吗?」幸多郎代替不知如何回答的摩沙己说:「那些东西我们一向都放在摩托车里面。」

「为什麽?」

「因为摩沙己是有一点不良倾向的人,从以前就常常有人向他挑 ,所以不得不随身带…」

「吵死了!」摩沙己不满地大叫。

「那龙川学长呢?」

「我只是陪他而已…这有什麽好奇怪的?」

「不,因为在梦中,学长也是拿着同样的东西…」

看着两人快昏倒的脸,冬马仍不了解:「你们怎麽了?我说错什麽了吗?」

唉…

 

第二天又是晴朗的日子,冬马又像啥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快乐地过完一天。

「风江冬马,教数学的司郎老师找你。」

正在收拾书包准备回家的冬马,这时却被同学叫住了。

「司郎老师?」

「他叫你去数学教室。」 冬马正觉得奇怪时,摩沙己和幸多郎已经来教室找他了。

「你不回去吗?」摩沙己看他又在磨蹭,忍不住催他。

「虎山学长,老师有事找我,你们先回去好了。」

「冬马…」

「摩沙己,你被抛弃了。」幸多郎看着一脸失望的摩沙己,忍不住亏他:「我说错什麽吗?」

即使摩沙己多会打架,大概一辈子也斗不过幸多郎的利嘴吧?

「报告。」冬马来到数学教室门口,很有礼貌的鞠躬:「我是风江冬马。」

「我正在等你。」 司郎老师从窗口边转过身来,依旧是那双犀利的眼神。

「对不起,老师等很久了吗?」冬马赶紧又一鞠躬。

「叁百年了。」

司郎老师拿下他戴的眼镜,缓缓地说道:「自从你在我面前消失之後,这叁百年来,我一直在等你,不断地寻找…」

司郎老师从背後举起右手,赫然是一柄长刀!

「现在终於…被我找到了…」

冬马不禁吓了一大跳:「我以前和老师见过面吗?」

他一边向後退,一边解释着:「我…我记性很差,所以常常忘东忘西的…」

「你不记得我了吗?」

司郎老师举起刀,靠近冬马:「我可不许你忘记!这次一定要你实践诺言!」

眼看利刃已经靠近冬马的颈边…

「这把妖刀『村雨丸』也和我一样,一直在等待…」

冬马不禁瞪大了眼睛…

「你…」

冷冷的刀锋在冬马眼前闪着光… 气氛整个变的紧张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冬马忍不住蹲下身大笑着,很愉快的样子。

连司郎老师也怔目结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麽办。

「风江冬马,干麽笑的那麽高兴?」

「唔…」冬马回头一看,是玄田老师。

「今天是你值日吧?来帮我整理明天课外活动的讲义,因为你比较有耐心。」

「嗯…」冬马抬起头来:「可是我笨手笨脚的…」

「没关系!」玄田老师拍拍冬马的肩膀,转身站在司郎老师面前,不动身色地将冬马与司郎老师隔开。

「又想妨碍我吗?」司郎低语。

「当然!」玄田使了一下眼色。

「这次决不会让给你!」

「『公主』也不会帮你!」玄田回身离开。 两个人暗中较劲着,这是冬马不会知道的…

 

「司郎老师真好玩。」走廊上,冬马向玄田导师说着:「突然找我去,还抽出武士刀来吓我。」

真是的,看来本人一点也没有危机意识!

「司郎老师是个相当幽默的人。」

玄田老师看着毫无心机的冬马,他多麽希望冬马永远都不要知道人心的险恶。

「可是为什麽要找我…」

「大概你是班上最幸福的人吧?」

「哈哈…不要这样说…」冬马不好意思地笑着。

不知道己身的危险,依旧过着乐天的日子,风江冬马的确是过的很幸福。

我们八犬士永远都会守护你的!

 

「近体诗的声调有一定的规律。」 玄田老师正在讲台上卖力地解说:「五七言绝句还可以用古体诗的声调,但是律诗一定得跟着规律走…」

唉…好无聊…

冬马一手撑在桌上,快要睡着了。

今天气真好,好想到外面去…

冬马努力撑着沉重的眼皮,神游在恍惚中。

「!!」

突然一回神,教室里一个人也不剩!

「咦?」冬马马上清醒过来:「同学们…还有老师到哪里去了?」

教室里回汤着他自己的声音。

「我又睡着了?」冬马用力捏着自己的脸颊:「好痛!」

他摸摸脸:「看样子不是在作梦…」

「又想妨碍我吗?」

背後传来女孩子的声音,冬马回头一看。

穿着幼稚园制服,留着长发的可爱小女孩…正用凶狠的眼光看着冬马。

而她竟然…整个人漂浮在教室窗外!

「如果把你的身体撕成碎片,」小女孩依旧冷眼看他:「你就无法转生了。」

一点也不符合她可爱的脸庞,小女孩继续说着骇人的话:「再也不让你们这些可恶的八犬士妨碍我!」

八犬士?

「决不许你们打扰!那个人是我的!」

「你在说什麽?」冬马急忙打断她的话:「我根本…」

小女孩无视他的辩解,冰冷的眼神里是无尽的杀意!

小女孩缓缓地抬起她的右手…

锵地一声!窗户的玻璃顿然破碎…不!是四周的景象像玻璃一般碎去,即使闪着寒光的玻璃碎片不断在他眼前飞过,冬马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一片漆黑中!

在我还没有报仇之前,无论你们转生几次,我都不会放过你们!

一片混乱之中,又是那个声音,冬马好像看到了一个穿着和服的女子,还有一个黑影…

太混乱了,似乎有好几个景象重叠在一起…

「死吧…」

这是…怎麽回事…

冬马觉得心神混乱,好几个强烈的感觉冲击着他。

突然,有两道身影护住他。

「苏方!」玄田老师用身体挡在冬马面前,一边叫着另一个人。

「是!」

被叫做苏方的男孩子很灵敏地跳了上来,他转着手中两个像飞镖的东西,以极快的速度向

那个幼稚园小女孩掷去!

说时迟那时快,小女孩挥舞着闪电一般的光芒,立刻挡开苏方的武器。

霎时,一片雷光四散,交织着光芒和响声。

眼前尽是一些不可思议的景象,冬马直觉自己脑袋里快爆炸了…

「里见八犬士,这被子最好别奢望你们会战胜。」小女孩的身影渐渐消失…「这次我要把

你们八个人的脑袋拿来当装饰品!」

八犬士…?

转生…?前世…?

到底在说什麽?我一点也听不懂… 冬马终於忍不住闭上眼睛,他实在太混乱了。

「冬马!」玄田老师赶快扶住倒下去的冬马,苏方也赶紧回过头来看他。

「要不要紧?」

「放心,他只是睡着了。」

小女孩已经离去,目前暂时已经没有危险了。

「转生之後,他还是一点都没变。」苏方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大而化之的个性!」 玄田抬起头来看着苏方,两个人不禁相视而笑。

 

「还在睡呀?」 玄田走进保健室,向校医打声招呼。

「他已经完全睡着了,最好不要叫他起来。」

「打扰你了。」

校医听了不禁摇摇手,笑着回答说:「现在很难得看到这麽毫无心机的孩子了。」

「他也只有这个优点。」

玄田自言自语地走进 幕里,果然冬马正在呼呼大睡。

「不过…转生之後,性情一点也没变。」玄田叹着气:「以前吃了那麽多苦头,还是没学会。」

「玄田。」 窗外,一位长性俊俏的大男生小声地叫住玄田。

「游人,这麽早就下课了吗?」

「大学部的时间很自由。」游人笑嘻嘻的回答。

「你怎麽会到这里来?」

虽然CLAMP学园囊括幼稚园一直到大学部,但是占地广阔,从大学部到高等部也距离好一段路,也难怪玄田会很惊讶了。

「是苏方告诉我的,」游人得意地说:「不要小看八犬士的联络网。」

「他的记忆…」游人担心地看着睡着的冬马。

对於此,玄田也只能无奈地说:「还是没恢复。」

「算了!前世的记忆只是个包袱,既不能填饱肚子,对考试也帮不上什麽忙。」

「但是…」对於游人轻松的想法,玄田更担心的是:「如果因为前世的事情遭受到攻击的话…」

「他遭到攻击了?」游人讶异地问。

「嗯。那些人也转生了。」

「那麽…」游人不禁沉思起来:「她一定是『玉梓』没错…」

 

「喔喔…醒过来了。」

一睁眼就看到摩沙己和幸多郎的大脸,冬马赶紧坐起身来。

「学长,早安。」还一边揉着眼睛,冬马傻呼呼地笑着。

「你还在梦游!」

「虎山妈妈,别这样。」摩沙己又要发作,幸多郎赶紧制止他:「对脑震汤刚刚起来的孩子不能突然报以老拳。」

「咦?脑震汤?」冬马自己吓了一跳。

「你在上课中突然睡着了,怎麽叫都叫不起来。」

「怪不得我会躺在保健室里。」冬马不假思索地就接受幸多郎的说法:「原来如此。哈哈哈…」

「还笑…」

这时最生气的,一定就是摩沙己了。

 

一边穿着制服,摩沙己急忙地替冬马整理衣装,冬马一边喃喃地说:「可是我又做了奇怪的梦。」

「又作梦了?」幸多郎在一边看着绕着冬马团团转的摩沙己,和不慌不忙的冬马。

「嗯…我梦见一个公主跟我说,她爱上妖怪了。」

「你…可以去写小说了…」 幸多郎叹着气,不论何时,冬马永远是最无忧无虑的了。

 

「真是的。冬马那小子一点自觉都没有!」 幸多郎烦恼的抓抓头。摩沙己正忙着吃他的饭团,现在是中午时刻,不赶快吃的话,可是会被别人吃光的。

不过这麽想的大概只有摩沙己了,在这绿草如茵、风光明媚的小树林中,众人们并不急着享受野餐,他们正讨论着。

「至今还没觉醒?」孔冢葵问到。

「我跟摩沙己还有玄田老师也就罢了,」幸多郎说着:「听到连素不相识的葵和朋都出现在他的梦中时,我们都想到是来了。」

幸多郎看着忙着吃的摩沙己,一边说话一边赶紧握住一个饭团:「但他本人却相信那是单纯的梦境,一点都不怀疑。」

幸多郎滔滔不绝地说着,最後还不忘加了一句:「朋。这个饭团真好吃。」

「不过,他遭到攻击了吧?」苏方赶紧转回正题。 「嗯。当时我和摩沙己都在。」

幸多郎认真地说:「是一群穿着学生制服,带鬼面具的家伙!不过,用的都是同样的武器。」

「所幸没有受伤。」朋很认真地听着幸多朗的说明。

「果然…」游人悠闲地替玄田倒茶:「是玉梓。」

「看来转生的不只是我们八犬士,前世跟里见家有仇的妖怪也转生了。」玄田下了一个结论。

「不过,没想到她竟然是CLAMP学园的幼稚园生。」葵不禁大叹一口气。

「老哥,你没发觉吗?」朋转头对游人说,这个总是对女孩子了若指掌的花花公子!朋忍不住亏他。

「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去注意一个幼稚园小鬼呀!」游人摇摇头,CLAMP学园这麽大,找起人来并不容易,更何况谁会去防备一个幼稚园生?

「有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作为参考…」苏方喃喃地说:「…是白底黑色的小点点。」

「…这是什麽?」玄田抱着饭团。 「上次交锋时…我正好看到她的…」苏方不禁脸红。

「幼稚园生还挺讲究的。」不愧是游人,马上知道苏方指的是什麽。

「不过…」葵吹着热茶:「这次为什麽还要攻击我们?」

「大概是战国时期的恨,还没有消逝吧?」苏方推测着。

「可是亲兵卫还是没有恢复记忆,看到我跟摩沙己的武器也毫无反应。」

「不要恢复记忆也好。」

「摩沙己?」幸多郎吃惊地看着低头的摩沙己,他一向很少这麽暗沉的。

「即使拥有前世的记忆也派不上用场。」摩沙己握紧拳头:「让他这样子还比较幸福!」

「他这样是很幸福没错,可是,也不能对前世的事一无所知啊!」

「谁也没有资格硬要扰乱他的生活!」

摩沙己大叫着,他实在无法忍受冬马受到伤害。

「摩沙己对冬马一向体贴入微。」幸多郎假装擦眼泪:「为什麽对我就如此冷淡?」

「臭小子!你胡说什麽?」摩沙己站了起来,逼问幸多郎。

「『忠』战士从以前就很宠那对峦生子。」游人打趣着。

「对!摩沙己对冬马尤其热情!」幸多郎不忘继续落井下石。

「这小子…」摩沙己擦着拳头,他这次真的要教训教训幸多郎。

「咦?慢着。」幸多郎举起双手投降:「开开玩笑别认真。」

但是摩沙己已经挥出拳头了!

「不要跑!」摩沙己想抓住逃跑的幸多郎。

「别开玩笑了。」幸多郎跳起来闪开。

 

看着胡闹的两人,朋猛然惊觉!

「谁?」尾音还没结束,朋已经掷出手中的饭团!

躲在树上偷听他们谈话的女孩子,亦俐落地接住朋的攻势。

「别逃!」第一个起身发动攻击的是游人,他掷出有金属头的绳状物,绊住想逃跑的敌人。

是两个女孩子。不待她们爬起身来,游人握住他的武器,冷冷地问道:「你们是玉梓的部下吗?」

两个女孩子默然,开始摇着手中的小铃。

铃…铃…铃…

摩沙己抽出刀…众人也拿出武器准备应战。

哗啦的一声,宛若泥怪的妖怪突然出现,一时之间水花四溅,和着风声向他们打转!

「怎麽回事?」摩沙己和幸多郎忙着打散身边的泥水,却怎麽也砍不完。游人亦忙着挥开紧紧跟随的水花:「这是什麽东西?」

「是障眼术!」玄田老师舞着长棍,一边大声叫着:「是那些铃声!」

「朋!快上!」 葵回身打通了一条路,朋迅速地抽箭上弓,瞄准!

「啊!」

伴随着惨叫声,其中一个女孩子的系玲绳应声断落,葵亦上前用手背的尖刺划断了另一个女孩手中的绳子。

「玉梓在哪里?」

葵紧握着尖锐的武器,逼问着她们:「说!」

忽地,两人却像风一样地消失:「急什麽!她总有一天会和你们见面的…」

异样的景象亦同时消失…众人又回到原来的树林中。

「哼!」葵虽然生气,却只能看着她们消失,还是不知道她们是何方人物。

「白底黑色的兔子。」游人喃喃地念着。

「不,是白底黑色的小熊…」苏方赶紧更正。

但是,幸多郎却更快打断他:「不对!是白底黑色的小鹿!」

「你们有完没完!」摩沙己脸红地大叫,但是叁个人却围在一起继续讨论。

「没有黑色的鹿吧?」游人反对。

「一个是兔子一个是小熊吧?」幸多郎自己也印象模糊了。

「说不定是新的商品!」苏方歪着头想着。

「那个并不告诉我们什麽啊!」玄田赶紧结束这个话题。

一旁,葵小声地问朋:「你今天穿什麽?」

「是体育裤…」

「好,我明天起也要穿体育裤…」

 

天色已晚,红霞满天,映照着大地,空无一人的校园里,学生早已放学回家了。但是空汤汤的游乐园中,却还有一只秋千摇摆着。

「是吗?」

站在秋千上玩耍的小女孩,一边喃喃说着,一边越汤越高。

「那个双生子之一,至今还没有恢复记忆。」

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回话的,却是两个高中女生,是之前用铃声攻击的那两个女孩子。

「太好了!」 小女孩从摇摆的秋千上跳了下来,无视其他人的存在。

「神乐!」小女孩头也不回地呼唤着。

「属下在。」 不知何时,小女孩背後出现一位留着长而卷发的女人,恭敬地答称。

「前世没有报的仇恨…」小女孩回过头来,露出她凶狠的目光:「这次,一定要用八犬士的血来偿还!」

「遵命!」

 

走在荒凉的山中小径,一阵阵野风呼啸而过,再过去就是传闻中可怕的黑森林了,虽然古木参天不见天日,但是她却毫不以为意,独自骑着马,沿着小溪走着。

女孩系着高耸的马尾,任乌溜溜的长发晃呀晃的,看来是个非常活泼明朗的女孩,她不断地寻找着…一边慢慢催促马儿,一边四下张望。

「回去!」 突然传来愤怒的声音,女孩却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

「你在哪里?」

「这里不是你这种小女孩该来的地方,回去!」

「你在哪里?」女孩循着声音望去。

「回去!」 女孩终於发现了,她高兴的笑了起来。

叫她回去的那个人,站在一棵高大的树上,是个十分高大健壮的男子。 她盈盈地起身,轻轻便跳到树上,站在那名男子面前。

「找到了!」

她相当的高兴:「这麽一把年纪了还跟我玩抓迷藏。」

「我叫你回去!」那男子显然非常不高兴。

「对了!妖怪不在乎年龄,所以你跟我也没有年龄的差别。」女孩仍自言自语的。

「…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当然有。」 女孩反而更高兴地笑了:「为什麽我不能来这里?」

「这座山从以前就是幽灵鬼魅栖息的地方。」男子冷漠地说道:「像你这种女孩子怎麽可以单身…」

「为什麽不能来?」女孩打断他的话:「我是来这里找妖怪的,有什麽不可以?」

男子默然,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我是为了找『你』而来的,」女孩看着他:「因为想看你,我才从城里溜出来。」

女孩的眼神相当坚定:「就算是鬼、魔或是狐狸精,也没有妨碍我的权利。」

「现在城里一定闹翻了天,可是不要紧,因为哥哥一定会帮我摆平的。」

女孩继续说着:「亲兵卫哥哥跟我是孪生兄妹,下次帮你们介绍。」

男子仍然不说话。

「哥哥一定也会喜欢你的。」 女孩高兴地自言自语,突然,像想到什麽事情。

「啊?我该走了,今天有『八犬士』的比武大会。」

「八犬士?」男子终於发出疑问。

「里见 八犬士…」

女孩悠悠地说道:「是里见家中精锐的精锐。他们八位不但文武双全,而且忠心耿耿的保护着里见家,因此被称为八犬士。今天能欣赏到他们的武艺可是很不寻常的。」

犬田小文吾--顺『悌』

犬饲现八--道『信』

犬阪毛野--胤『智』

犬冢信乃--戊『孝』

犬村大角--仪『礼』

犬川庄助--任『义』

犬山道节--与『忠』

女孩像是想到什麽突然笑了:「还有亲兵卫哥哥(属『仁』)。尤其不可错过他的表演,因为亲兵卫哥哥不轻易在人前拔剑。」

说完,女孩从袖子中掏出一本书来,交给那名男子--八房 「这个…是我最喜欢的读物,内容非常有趣。」

男子拿着那本书,怀疑地看着她:「你认为我会看这种书吗?」

「不!」女孩爽快地摇头。 「那干麽给我?」

「我来了那麽多次,总该留点东西嘛!」

女孩撒娇地说着:「可以的话,我现在就想把『自己』送给你。」

「……」

「不过,我现在还有很多非做不可的事情,所以在『那天』来临之前,我要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送给你。」 说完,女孩便扑向八房的怀中:「我喜欢你。」

「我爱上妖怪了。」女孩幸福地说:「不管你是什麽东西,都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

「公主…」

八房看着她…这位可爱的女孩,正是里见家中最宝贝的--伏姬公主。

「我还会再来的。」伏姬公主跳下树,轻盈地跃上马:「我要早一天把自己献给你,所以要赶紧办完尘世中的事。」

 

目送着伏姬公主离开,八房也不禁松了一口气,这真是一个特别的女孩!从来没有任何人类不怕他,或是怨恨他…虽然有着与人类一样的外表,但他和人类不同,他是被人类视为『罪恶』的『妖怪』…

站在阴森的树林里,八房默默地…

「和小女孩玩办家家酒也该适可而止了。」

八房身後传来女子的声音,她从不远的树上轻轻飘了下来:「我早就从山中的魔物那里,听说了你解救了里见家公主的事。」

穿着豪华的和服,娇媚的她扬起一头长发:「可是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她。」

「玉梓…」

八房看着她,他也没想到她在这里。

「你跟我…都不是人类。」

她转身伏在八房胸前:「我们是 落在畜生道中,无法在阳光下生存的魔物…」

「你是我的…我绝对不会把你让给别人,请你不要再恶作剧了。」

她用美丽动人的眼神,看着八房:「如果不希望里见家的公主遭遇到不幸的话…」

八房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玉梓轻轻地笑了,虽然外表看似温柔,可是玉梓心中的想法却非常坚定。

「不是吗?八房。」

 

「公主!」

「公主!请不要如此!」 位於安房雄伟的里见城,因为占地十分辽阔,显得十分肃穆。但是,这时庭园的一角却传来女侍们的惊呼声。

「伏姬公主!」

「放心!就算从马上摔下来也死不了人的。」

被唤作公主的便是这位活泼伶俐的女孩,她正想偷偷牵来马儿想要溜出城,却被侍女们发现了,但即使众人如何阻止,她仍执意要骑上马。

「如果撞到要害的话,也许会没命喔!」

这时一阵爽朗的声音从背後想起,伏姬回头一看,原来是她的挛生哥哥,也是这座里见城的主人。

「亲兵卫哥哥,放心好了,我的运气很好,即使撞到头,也 是跟某人一样呆而已。」

伏姬不服气地说道。也只有伏姬公主可以这样对少主说话了,不过,对於从小一向活泼外向的妹妹,亲兵卫总是十分放任让她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话别说的太早,我可不希望有一个阿达阿达的妹妹。」

亲兵卫假装叹口气说着。

「我们是挛生子也是唯一的兄妹,别咒我好吗?」

伏姬嘟着嘴不满地抗议。

「今天要去哪里?」

果然,哥哥总是最疼她的!伏姬听到哥哥这麽说,不禁高兴的又露出笑容。

「那一座山!听说那座山上有妖怪。」

「你要去除妖吗?真勇敢。」

「才不是。」

伏姬摇摇头:「如果真的有妖怪的话,我要跟他作朋友,然後请他教我妖术。干麻要除妖?无聊!」

伏姬不满地继续说道:「勇者除妖只是书上的故事,妖怪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怎麽可以为了自己要立功,就伤害别人!」

身边侍女们听到这些话,不禁讶异的睁大双眼,从来没有人不害怕妖怪的啊。

但是,伏姬公主心中却认为自己是对的,她随即跃上马顺势待发。

「妖怪也是人吗?」亲兵卫叹口气,她的妹妹从小就自有一套理论。

「妖怪也不希望被当成异类吧?」

她说了这句话,便吆喝马儿出发。

「公主真是善良。」

亲兵卫微笑着,无论何时,他总是不会有烦恼的。

「我走了,在家等我带礼物回来。」

目送伏姬公主离开,亲兵卫少主身後马上出现一位武士,是八犬士之一的犬山道节。

「要追上去吗?」

「不用。她难得出远门,就让她一个人去吧。」

亲兵卫少主只留下这句话,便若无其事的离开了,只剩下众人仍不可置信地站在原地,女侍们仍担心地试图劝服少主,但是亲兵卫少主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依旧笑咪咪地做他自己的事。

「真是一对无忧无虑的兄妹。」

为了这个事件,八犬士也都到现场了。

「妖怪看到她也会伤脑筋吧?」犬饲现八打趣说。

「如果公主真的遇到妖怪,少主不知会怎麽样…」同样身为女孩子,犬冢信乃不免替公主担心。

「水鬼或是山精,遇到公主也只有投降的份。」现八转头对信乃说道。

「妖怪还没有什麽,这是上最可怕的还是人类。」

深深发出叹息的,是最照顾里见兄妹的犬山道节。

「你也想的太严重了吧?」

「但…」犬山道节一时睁目结舌,想不出有什麽说法可以反驳犬川庄助。

犬川庄助像往常一样,总是会跟犬山道节唱反调,而一向体格强壮的道节,总是斗不过犬川庄助的一双利嘴。

「目前是里见家正辈极繁荣的时候,亲兵卫少主和伏姬公主在朝中又有神童之誉,树大难免招风…」

犬村大角替无法反驳的道节发言了,的确,万一公主被有心人士利用的话…

「保护他们俩人是我们的任务。」身为大姊姊般存在的犬阪毛野,决心地说。

「主公早已去世,主母也在叁个月前驾鹤西归,现在能继承里见家的,就只有他们俩人了。」

犬田小文吾也赞同犬阪毛野的说法。

「小小的年纪…」

「不要说的那麽悲哀好不好?」犬川庄助看着犬村大角说着,大角自己也没有比少主年纪大啊。

「你们去追公主。」身为长者的小文吾,马上决定要庄助和道节两人跟着公主。

「可是亲兵卫少主…」道节吃惊地问,他刚才也是这样要求少主的啊!

「他要是问起,就说你们是送公主一程罢了。」

「好!」 得到充分的理由,两人迅速消失在众人眼前。

「靠的住吗?」犬饲现八摇摇头。

「他们大概会把公主硬带回来。」 小文吾说着。

「这样好吗?」犬冢信乃怀疑着。

「废话!」

「但是他们两人都是大草包。」信乃不禁微笑着,看来,凭庄助和道节两人,大概也拗不过公主吧。

 

很快地一天匆匆过去,月亮静悄悄地躺在星空中。而亲兵卫少主仍像往常一样,在书房里独自一人看着书。

忽地,他像是听到了什麽声音,便向着门口的方向微笑着。

「伏姬,不要躲在那里,快进来吧!」

「哥,你答应我不要生气好吗?」

「你又做了什麽好事?」 亲兵卫叹口气,他的好妹妹不知又怎麽了。

喀答一声,伏姬便推着纸门,但是还没整个打开呢,亲兵卫马上发现她满身伤痕!

「伏姬!」亲兵卫惊呼着。

「嘘…小声点,我不想让吵醒别人。」

「你身上的伤是怎麽回事?」

「被坏人攻击了,幸好妖怪救了我。」伏姬老实地说。

「你说什麽?」

「哥,我一向跟你无所不谈,而且从来没有骗过你,以後也打算如此。」

伏姬像是下了什麽重大的决定般,慢慢地对着亲兵卫说着:「所以我要坦白告诉你。」

「我…」伏姬抬起头,坚定地说:「爱上妖怪了。」

 

冬马惊觉似地睁开眼,原来天已经亮了。

「啊~~」 冬马打着呵欠,揉揉眼睛从床上起身。

「一直连续下去,简直像在看连续剧似的。」

冬马一边折着棉被,一边想着:「不过这样也满不错的。」

「那个小女孩到底是谁呢?」

即使刷完牙洗脸时,冬马仍不断想着刚才的梦境。

「长的跟我可真像…」 冬马凝视镜中的自己:「不过,跟那个叫亲兵卫的也很像…」

「啊!他们是孪生子,当然像了!」 冬马指着镜中的自己呵呵地笑了起来,他又想起梦中那名男子…

「那位像新来的数学老师…竟然带刀子来学校,真是有趣的老师。」

「那个女孩真的很喜欢『他』…」冬马不禁凝望着镜子。

不知道为什麽,冬马觉得自己很能了解她的心情… 「是自己做的梦,当然了解了…」

虽然试图找出合理的解释,但是…为什麽胸口这麽疼痛呢…? 就像那位公主…

「不过,那个女孩怎麽看也不像是一个公主…」

竟然可以直接跳到树上呢…好厉害呀…

 

叮咚…叮咚…此时门铃突然响起,打断了冬马的思绪。

「啊!是虎山学长和龙川学长!你们早!」

「早个屁呀!现在几点了?还穿着睡衣!」

「呵呵呵…」对於摩沙己的指证,冬马只能微笑带过。

「还笑!」摩沙己大叫。

「虎山妈妈,算了!现在起来已经算进步了。」

「谁是虎山妈妈!!」

「生气血压会上升的。」 幸多郎不管摩沙己在一旁生气,迳自拿着一袋东西给冬马。

「冬马,这是摩沙己帮你买的早餐。」

「啊?谢谢!」 冬马高兴的抱着早餐,摩沙己虽然老是对着他生气,却也是最关心他的!

「快点吃,我们在外面等你。」

「好!」冬马笑着。

 

「看来昨天好像没发生什麽事。」 等待的同时,两个人开始讨论起来。

「但是今天并不见得不会出事。」摩沙己喃喃念着。

「所以我们才来接他啊!」

「亲兵卫少主还没有恢复记忆…」 不待摩沙己说完,幸多郎接口说:「『妖刀村雨丸』也下落不明…」

「我们的武器都成为各人的传家之宝,经过好几代之後,又传到我们的手上,那麽村雨丸应该也…」

「亲兵卫少主的『大刀村雨丸』跟伏姬公主的『小刀村雨丸』都是里见家的传家至宝,那柄『大刀』应该也会在冬马的身边…」

幸多郎扳着指头数着:「葵、朋和苏方…目前都没有发生过事故…」

「但并不代表以後也没事,『仁』战士不快点觉醒的话,事情还会很麻烦的。」 幸多郎神色凝重,对着摩沙己说着。

「我来了!」

冬马高兴的报到,两个人差点从机车上摔倒!

「你真的很幸福…」幸多郎扶正自己的安全帽。

「谢谢!」冬马高兴的答谢。

无论何时,冬马依旧是笑脸长开哪!

 

「今天就到此为止…」

下课钟声响起,在音乐教室里,老师停下正在弹钢琴的手。

「对了,下个礼拜要考试的讲义还没整理好…」

留着一头长而卷的音乐老师,优雅地微笑说:「今天是6号…学号6号的同学是哪一位?」

「是我!」冬马举起手来回答。

「麻烦你留下来帮我整理。」

「好的。」 毫不怀疑的冬马高兴的答应了,独自留在音乐教室里整理讲义,虽然不是很轻松,但也不是难事。

「最近好像常常遇到这种事。」冬马一边整理,一边想着,上次好像也有这样的情形,在数学教室里的时候…

「但是能帮老师的忙,我也很高兴。」冬马马上又想开了。

「老师,整理好了。」 冬马高兴的回头寻找老师的身影,但是…

「咦?啊!」

四周的景象完全变了,自己不是在音乐教室里吗?但是眼前却出现一片森林!

「和梦中一样的场景…」

冬马想起今天早上的梦,到底怎麽回事?

「神乐老师!神乐老师!!」

冬马急忙地四处张望,一边叫着音乐老师的名字。

「风江冬马…」

一听到老师的声音,冬马高兴的回头:「神乐老师!」

神乐老师站在不远处,手中却多了一条长带子,她一边甩着带子,一边靠近冬马:「看来,你真的还没有恢复记忆…」

「神乐老师?」

冬马看着来势汹汹的神乐老师,一边奇怪着。

「里见八犬士之一…」

神乐老师却不待他满脸的问号,执起手中的带子啪啪作响。

「奉玉梓之命来收拾你!」

啪!

停载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