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之飘羽ACG天地(影)

动漫分站

 
 
 

日志

 
 
关于我

我是CLAMP,CARNELIAN,山本和枝,小夏钝帆,天广直人,七濑葵,种村有菜,杉崎友绮琉,结成梓,成濑千里,佐佐木睦美,秋山玉代,早濑明的FANS,喜欢STUDIO-EGO,CHEERY-SOFT,LEAF,KOGADO,GAINEX,KONAMI,ORBIT(特别是ROOT),FALCOM等公司的游戏。

网易考拉推荐

[外站转载]梦狩り 第一章 BY CLAMP  

2008-03-06 19:02:43|  分类: 动漫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地址:地址不明

原作:CLAMP

第一章

「…所以就醒来了」对於坐在餐桌对面的男子的问话,龙眠正坐着点点头。

法城龙眠,今年十七岁,高中二年级的女生。

黑色长发直直地沿着脊椎垂下;身高162公分;被人称赞发育不错,一点也不轮最近的女高中生,很难用言语形容的美丽身体,被黑色水手服包里着;拥有或许是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是美丽的容貌,同时呢,会让人有想靠近的想法;黑得像墨的眉,而之下的眼眸却有着很淡的眸色。没有特别的意思,龙眠对初次见面的人一定是保持着警戒心,或许是因为这双眼眸的关系吧!不过本人并没有自觉到,只是对於和对面的家伙的关系感到有点困扰的样子。

「『西瓜』变成『金鱼缸』了耶!」可是,坐在龙眠面前的男子完全不注意龙眠的视线之类的东西,边点着头边在餐桌上敲着笔记型电脑。

男子的名字是:加贺梗介。修剪得很整齐的短发,有一点点的茶色,好像不是用染的发色;不是视力不好的原因,可是一直戴着眼镜;身高180公分,因为总是穿着T恤和牛仔裤,看起来很年轻;今年28岁;右耳戴着耳环;无论从那里看起来都令人觉得很怪异的自由业者的语调。现在使用的工具是笔记型电脑。不过,梗介现在在龙眠面前敲打的,可不是平常在写的黄色小说唷!「是怎样的金鱼缸呢?」对於梗介的询问,龙眠眯起眼来搜寻脑中的记忆。

 「…普通的,金鱼缸。」缓慢地,龙眠回答。不是故作神秘,只是时间间隔很久,龙眠并不擅长和人流利地交谈。

 「即使是普通,也有很多种吧!像是一般家中会有的那种样式,边边是蓝色的金鱼缸啊、有奇特的水球开的、上面及下面贴着彩色的石头…各式各样的啊!」为了让龙眠听懂而缓慢地说,梗介举例着。

龙眠歪着头,仍是眯着眼。「…透明的…」呼呼地,梗介将龙眠的话敲入电脑。

 「…水也是透明的…」梗介敲打键盘的声音不断地催促着。

 「…很普通」

 「……」梗介的手指停住。就这样看着龙眠,龙眠也看着梗介。

 「…暂时,就普通的金鱼缸吧!普通的」龙眠静挣地点头。

 「普、通、的」梗介故意用很大的声音敲着键,然後看着电脑萤幕。

 「提着『西瓜』走在『碎石子路』,突然『西瓜』变成『金鱼缸』,不知为什麽忽然饿起来了,想吃『金鱼』的时候,『金鱼』变成了『电话』然後就醒了。」龙眠沈默地等着梗介接下来的话。

 「『金鱼』有四只…四只啊。白色的鸟群飞过,龙眠拚命地追着影子…」就这麽坐着的姿势着双臂,再一次叙述。

 「肚子会饿,是因为是吃早饭的时间了,那『电话』实际上是在旁边叫你的声音,在梦中转换了的结果。问题是『西瓜』和『金鱼缸』是…」正当梗介要接下去说的时候,是什麽声音呢?从龙眠那传出来的。咕噜、咕噜¨的确是肚子饿的声音,再一次地响起来了。好像是龙眠的肚子呢!龙眠自己也一副惊讶的表情。…虽是这样说,龙眠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稍微睁大了眼睛而已。

 梗介大笑,粗鲁地揉了揉龙眠的头。「好了!先到这里,去吃饭吧!」梗介站起来走向厨房,龙眠随即跟了上去。

 两个人在东京世田区的3LDK公寓中开始同居才两个月。这间公寓说是梗介的,可是又好像是龙眠的样子,因为还是学生的关系吧!家事几乎都是梗介在动手,除了洗衣、打扫是轮流做的之外,煮饭是梗介每天的任务;菜钱及家用是平均分摊,两个人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一到厨房,早饭已经全端出来了,只需要坐到餐桌前就可以吃了。很快地装好饭,龙眠拿起筷子要开动。一打开饭锅,和水蒸气一起飘上来的是饭的香味。一早起来就忙着煮饭,料理是梗介最拿手的事,这间房子的餐桌上总是有着像料理杂志上的照片般美味的食物。

 『该好好地学煮饭了。』边吃着饭,龙眠想着。

 母亲因为职业的关系,完全不会煮饭,自己也是,总是很愉快地吃着父亲煮的料理。好几次对父亲说想帮忙。可是父亲总是说最喜欢料理一端出来,让龙眠和妻子吃好吃的食物,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将简单的茶碗和描着兔子、淡桃色的可爱茶碗添满饭,龙眠小心奕奕搬运到餐桌上。说是用搬的,其实厨房和兼着是餐厅的客厅距离并不远,只是龙眠即便是在什麽东西都没有的平地上也会跌倒,所以龙眠很小心地端。简单地说龙眠很常摔破东西,倒是不常受伤就是了。

 客厅的一角 着 榻米,将碗放到榻榻米上面的餐桌。房间内并没有特别布置着很日本风味,可是,在龙眠住这以前,一个蛮适合年轻男子住的房间,为何有那麽一个四条桌脚短短的和室桌呢?这样一说倒让龙眠想起来了,像这样的桌子家里也有呢!木造的美丽餐桌,总是一家叁口聚在一起吃饭。不记得是什麽时候了,好像是龙眠在上小学以前住在信州的本家时…对啊,的确,在边边上可以转动的头那里有刮伤,没错耶!这张桌子也有一样的痕迹!仔细一看,真的好像啊!桌脚的形式也是、那个圆圆的边边也是…

「真的是那个唷!」龙眠吃惊地睁大眼。在眼前的是不知不觉坐在桌前,端着描着兔子的碗的梗介。

 「那个是伯母家的桌子喔!我要来的,是龙眠小时候用过的那一个!」为什麽知道我心中在想的呢?忍不住看向梗介纳闷着。

 「…还想睡吗?现在…」梗介舀了浅蜊色的味噌汤,端给龙眠笑着说。

 「嗯…就这麽坐着,眼睛就睁不开了。」果然!龙眠心中叹息着。

 不论在什麽地方立刻就能睡着是龙眠的特技,同时也是烦恼呢!可是并不是龙眠的错,而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和母亲有着相同的职业,所以龙眠一定要如此的啊…

 龙眠母亲的职业是『梦狩猎』。这种工作和一般的职业不同。并没有资格考,而且不是众所皆知的,也不是谁都能胜任的职业。

 『梦狩猎』是指拥有进入别人的梦中,并且能在那梦中『活动』,这样特殊能力的人。梦本来就是私人的事,什麽样的梦在自己的脑中展开,是绝对无法让其他人看到的,可是『梦狩猎』做得到这样的事!进入人的梦,看见梦中发生的各式各样的事情,有时和梦中出现的『敌者』战斗;将『梦』中,进而将『心』中造成妨碍的事给除去,这就是『梦狩猎』的工作。

 『梦狩猎』就是能进入别人的梦这一回事,基本上并不是顶有现实感的职业,实际上也只是少数存在的个体。仅有被称为超能力的一族而已,除此之外就没有了。而龙眠和龙眠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一族。在信州山中生活着的,法城一族。这一族拥有能够生出『能进入别人梦境』这种超能力的血统,可是,『梦狩猎』只有一个人。进入别人的梦中,不用说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有温和的梦;因为心受伤而恐惧着的梦也存在着,有时即使是进入梦的『梦狩猎』自己,也会因陷入梦境中而永远无法醒来。所以,产生了协助的『眠守护』。守护着『梦狩猎』的梦,当其落入睡眠深渊时再度令其醒转的『觉醒者』。『眠守护』是因『梦狩猎』而能随意进入别人的梦,能与只有一个人的『梦狩猎』共享梦境。龙眠的母亲是『梦狩猎』,而父亲是只为母亲一人的『眠守护』。

母亲,在二个月前去世了。 然後,在那个夜里,龙眠在梦中与母亲相会了。穿着和平常相同和服的母亲身旁,站着没见过的男子。短发、右耳戴着耳环,戴着圆眼睛的年青男子。母亲告诉我他的名字:「加贺梗介」。然後,母亲告诉我那个男子是和龙眠搭配的『眠守护』。在梦中,母亲只说了名字和电话号码就让我去寻找梗介。

第一次在东京的咖啡馆中和梗介会面时,龙眠就确信那就是梦中母亲说的那个人。因为有着和梦中见过的男子一样的脸。不止是因为戴着圆眼镜,他笑着说:「…和梦中的伯母介绍时一样,是个美人呢!」

从那时起,龙眠和这个男子一起在这间公寓生活着。『梦狩猎』和『眠守护』为了能共享同样的梦,要能彼此理解、心灵相通,在梦中的同调率若不提高,可能会进入梦中後彼此回不来。要是有更快互相进入状况的「方法」就好了,如此一来龙眠就不用这样做。

在意面前灵巧地吃着煎鱼的男子为何会帮忙称为『梦狩猎』的自己,说真的,并不是很了解为什麽。梗介个性如何其实也不清楚,似乎法城家曾做过调查,但龙眠尚未取得报告书。不论是『梦狩猎』还是『眠守护』都不是很安全的工作,常伴随着死亡,也许这样的说法很落伍,可是就如同外界传闻的一般,这是个危险的工作。

身为法城一族的龙眠,以继承母亲成为『梦狩猎』而被养育着。所以当母亲死後,继任『梦狩猎』并不觉得有什麽不满,只是到现在龙眠仍想不透,为何非法城一族的梗介会轻松地答应成为龙眠的『眠守护』。虽然『梦狩猎』的报酬依委托者的要求而相对的有不少…

「…加贺先生」

「叫我梗介就可以了,龙眠」见到梗介和善的笑脸,龙眠停止静静地用红色筷子将食物送入口中的动作,开始说话。

 「为什麽家里的桌子会在梗介先生的房间中呢?」

梗介用『什麽嘛!就这点小事吗?』的表情回答:「伯母给的」

「什麽时候呢?」

「当我还是国中生的时候」 淡色的眼眸眯了起来,龙眠看着梗介

「梗介先生一直住在东京吗?」

「嗯,生在东京、长在东京!」一边回答着,梗介一边煮着日本茶。梗介对煮茶的方法很熟练呢! 「什麽时候去信州的呢?」

「没去过信州啊!」将小茶壶中的绿茶分成两杯,梗介继续说着。

「真想去一次龙眠出生的地方看看呢!」

「那,这个餐桌是母亲托人送来的吗?」

「不,真的是从伯母那要来的,亲手哦!」

「可是…母亲一次也没有从信州…」

「一次也没离开过!」『可是,为什麽…』只说了这个,龙眠看着梗介。

啜了一口自己煮的茶,梗介仍是笑着回答:「我拿了哦!在梦中…」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