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之飘羽ACG天地(影)

动漫分站

 
 
 

日志

 
 
关于我

我是CLAMP,CARNELIAN,山本和枝,小夏钝帆,天广直人,七濑葵,种村有菜,杉崎友绮琉,结成梓,成濑千里,佐佐木睦美,秋山玉代,早濑明的FANS,喜欢STUDIO-EGO,CHEERY-SOFT,LEAF,KOGADO,GAINEX,KONAMI,ORBIT(特别是ROOT),FALCOM等公司的游戏。

网易考拉推荐

[外站转载]人形草紙あやつり左近 - 屋根里部屋の悪梦(傀儡师左近 阁楼上的恶梦)  

2007-03-18 13:20:54|  分类: 翻译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地址:地址不明

人形草紙あやつり左近 - 屋根里部屋の悪梦其の一

《傀儡师左近 阁楼上的恶梦》
 

序章 

 

童声:爬上了一级台阶好高兴哦

              爬上了两级台阶好高兴哦

      爬上了三级台阶好高兴哦……

     (惨叫)啊——

 

女子:看,就是那座房子

 

薰子:哇,别看很破旧,倒是很气派的房子啊

 

女子:都已经过去快十年了呢……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呢,男主人和他妻子都非常疼爱他。后来那孩子竟然从楼梯上失脚摔下来,颈部骨折死掉了。那小小的棺材从家里抬出来的时候,他妈妈都半疯了,拼命哭叫着男孩的名字啊……

 

薰子:好可怜啊……

 

女子:后来,男孩下葬一个礼拜之后,他妈妈就自杀了,男主人想必也在这里住不下去了,听说主动要求国外工作去了。

 

薰子:然后……现在要改成公寓?

 

女子:是啊,打算重新装修以后再出租。不过,只有那男孩通过楼梯能爬上的阁楼房间一直贴着封条,到两周前都不能使用呢。听说男孩的幽灵会出现,有人爬楼梯就会失足摔死

 

薰子:失足?

 

女子:是啊,三年前就有这种传说……啊,那个人

 

薰子:嗯?

 

女子:就是最近搬到有楼梯的那间阁楼里的女孩子啊

 

薰子:哦。她好像拿着旅行包啊

 

女子:是啊。不过住在那么诡异的房间里,说不定受不了了想去旅行吧。真可怜,才住不到两个礼拜而已

 

薰子:爬楼梯的幽灵……吗

 

**********************

 

小泉聪美:我叫小泉聪美。突然来来访,真是给您添麻烦了……可我实在没有别人可以商量了

 

薰子:啊?搬到幽灵屋的那女孩

 

小泉聪美:听说橘警官解决了学校里很多著名的疑难案件,在附近很有好评,所以我……麻烦您了

 

薰子:这样啊。那先进屋来吧。

 

小泉聪美:打扰了

 

薰子:喝咖啡怎么样?

 

小泉聪美:对不起,不用麻烦了

 

薰子:别客气,放松一点嘛

 

小泉聪美:啊……好的。实际上,我想您知道那个传闻吧,会爬到我房间里的那个……幽灵的故事

 

薰子:啊,我知道。那……你什么时候见到了?

 

小泉聪美:不,我并没有见过的。幽灵是……在我的梦中出现的。

 

薰子:梦里?

 

小泉聪美:是的。在梦里总有一个小男孩的幽灵,一直爬着楼梯,每天晚上一定都只会爬上一级……从我搬来以后,十月二十一日以来,每天晚上都会做这样的梦,每天每天……在我梦里,一级一级地爬上来

 

薰子:说不定是你太在意那个传说了……

 

小泉聪美:是的,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都是我多心,不用在意啦……什么的。可是,我后来数了一下台阶数……

 

(咖啡杯碰撞的声音)

 

薰子:你没事吧?

 

小泉聪美:真对不起

 

薰子:台阶数怎么了?

 

小泉聪美:一共十三级,然后昨天晚上……搬家以来的第十二天晚上,我梦里的小男孩已经爬到第十二级了。今天,就是第十三天……小男孩今天晚上就应该爬到头了。然后,今天我看到台阶上有小小的脚印一直……

 

(咖啡杯打碎的声音)

 

啊,真对不起!

 

薰子:没关系,不用介意啦。冷静一点再说哦。

 

小泉聪美:橘警官,那个男孩子爬完楼梯以后,会进我的房间吗?我会怎么样呢?我……我……实在怕得睡不着

 

***********************

 

右近:还说有案件要查专门把我们叫来,薰子,这肯定是杯弓蛇影嘛

 

薰子:我也这么想,劝她去看看心理医生。你看,那座公寓的一楼就有个心理诊所吧?

 

右近:哼,那现在肯定从诊所开了安睡的药,现在睡得沉沉的呢。再说啊薰子,你这咖啡颜色也太浓了吧,不是下了毒吧?

 

薰子:多嘴!反正又不是给你喝的,哪来那么多要求,要不然你自己去泡好了。真是的事多的小鬼头!

 

右近:你说谁小鬼头!我可是明治时期的高手匠人制作的举世无双的著名人偶呀!

 

薰子:是是知道了,明治时期出声的小孩老头!

 

右近:你说什么?!

 

左近:这个咖啡杯怎么了?

 

薰子:啊,那是白天聪美小姐来的时候打破的,她太害怕了呢

 

右近:你啊,打破了的杯子就赶紧收拾掉嘛。就这样才会嫁不掉!

 

薰子:要你多嘴啊!

 

左近:薰子姐姐?

 

薰子:怎么了,突然之间的?

 

左近:那位小泉聪美小姐,从搬家以来的十月二十一日起,每晚都会做幽灵的梦,今天就是第十三天第十三个夜晚,是这样的吧?

 

薰子:是这样的啊

 

左近:我很放心不下……

 

薰子:不放心?

 

左近:你有没有问她的电话?

 

薰子:嗯,我问了

 

左近:能不能打一个看看?

 

右近:打电话?现在吗?

 

薰子:都十一点半了哟

 

右近:就是啊左近,又不是演电影,总不会在梦里被杀吧?

 

左近:说不定会利用梦境杀死她呢……

 

薰子:嗯?

 

左近:总之,先联系她一下试试吧

 

薰子:你这么说的话,联系一下也好

 

左近:拜托了

 

(播电话声)

 

(电话答录机声:你好,我是小泉,我现在不在家,请在信号后留言……)

 

右近:已经睡觉了吧?

 

薰子:喂,我是橘,请马上联系我,白天的事情……

 

(救护车、警车声)

 

右近:怎么回事?

 

薰子:是往公寓那边去的呀!

 

*********************

 

右近:来晚了吗?

 

薰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警察:死去的是小泉聪美,十八岁,从三楼的楼梯上坠落摔死的。

 

薰子:是立刻死亡的吗?

 

警察:是的

 

薰子:这样啊……那,第一发现者呢?

 

警察:是住在201号房间名叫佐伯的男子,现在在家里接受讯问

 

右近:死去的聪美所说的第十三级台阶,就是这一级吧,可真够旧的。这样掉下去想必是要死掉呀……

 

薰子:你就是第一发现者佐伯先生?

 

佐伯克彦:是的,我从三年前就住在这所公寓了

 

薰子:你能告诉我发现当时的情况吗?

 

佐伯克彦:我今晚不知为什么总是睡不着,就想出来吹吹风。我想是十一点十五分左右,我觉得冷起来了,想回房间去。背后却突然“砰”地一响,我转身一看,聪美小姐已经倒在地上了……那时候我都吓呆了……

 

人形草紙あやつり左近 - 屋根里部屋の悪梦其の二

(女子声)
七濑诚:怎么会这样……
 
薰子:请问,你们是?
 
夏木晴子:我是住在202号房间的夏木晴子
 
七濑诚:我是在一楼开心理诊所的医生七濑
 
薰子:你就是七濑医生。今天聪美小姐没有找你心理咨询吗?
 
七濑诚:不,我没见到她
 
薰子:这样啊……医生跟聪美小姐熟悉吗?
 
七濑诚:只在楼道里遇上过几面
 
薰子:听她说过幽灵的事情吗?
 
七濑诚:嗯,有一两次闲谈那样的说过,但是并不特别在意啊
 
夏木晴子:她也跟我说过,还说多亏了有这种传说,房租很便宜,真是帮了大忙呢
 
右近:嗯……这跟去找薰子商量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啊
 
七濑诚:啊,这玩具是怎么回事?
 
右近:……玩具?
 
七濑诚:你就是这个玩具的主人?你是谁啊?
 
左近:我叫橘左近,是人偶师
 
夏木晴子:人偶师?那你是用腹语术……?
 
右近:左近这家伙啊,笨嘴拙舌的,是个没有我什么的干不成的笨蛋啊,一看就知道。不过,心理医生先生,说清楚了我可不是什么玩具,我是明治时期的高手匠人的杰作人偶右近,好好记住哦
 
七濑诚:原来如此,失礼失礼。不过,右近君,你刚才说她的样子不一样?
 
右近:是啊,聪美小姐今天到薰子家去跟她商量过——哦对了,薰子是警视厅的
 
警察,别看她那幅样子
 
薰子:“别看她那副样子”是多余的啦!
 
夏木晴子:商量?幽灵的事情吗?
 
右近:是啊,她说梦中会出现幽灵,飘飘乎乎地爬楼梯……
 
七濑诚:爬楼梯?
 
薰子:今天是第十三天,她梦里的幽灵就要爬到楼梯尽头了……
 
七濑诚:那可能是自杀心理作祟吧
 
薰子:自杀?
 
七濑诚:是啊,那是她潜意识里对这件事的阴影造成的,要是那时候就来找我咨询的话,说不定能打消她的自杀倾向呢……
 
右近:那她为什么不找你呢?薰子还劝她了呢
 
七濑诚:现在日本人还是普遍对心理医生有偏见啊。很少有仍能像美国人一样坦诚地跟心理医生讨论吧,这是现在日本的现实啊。
 
右近:嗯……可是她还找从没见过面的薰子商量了呢,按说更不会坦诚直言了吧……喂,这真的是自杀吗?
 
薰子:啊?
 
佐伯克彦:这是什么意思?怀疑我说谎吗?
 
薰子:我们并没有怀疑作为第一发现者的你啦
 
佐伯克彦:我真的听见聪美小姐掉下来啊,从三楼上……
 
七濑诚:你别激动!
 
夏木晴子:不是自杀是什么?事故?难道被人杀害……?
 
七濑诚:你啊,不要瞎说什么耸人听闻的话!
 
右近:不,也不是不可能啊。比如说,用某种形式操纵着她的梦境,让她产生自杀的意识……
 
七濑诚:那是不可能的。从外部确实能对梦境多少产生一下影响,但是不可能巧妙精确地操纵意识,理论上来讲不可能的
 
夏木晴子:这么说,聪美小姐毕竟还是介意那个传说……
 
薰子:竟然会变成这样,白天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再认真一点就好了……
 
(撞门声,匆忙的脚步声)
 
小泉樱子:聪美!
 
夏木晴子:小泉学姐!
 
小泉樱子:我妹妹呢?
 
薰子:遗体已经送到医院去了……你是?
 
夏木晴子:她是聪美小姐的姐姐,跟我同一所大学剧团的学姐。学姐,你听得我的留言赶来的吧?
 
小泉樱子:啊,留言?
 
夏木晴子:我听到你不在,还不知道怎么联系你的。后来想至少留一下言……太好了,总算联系上了……小泉学姐,聪美小姐她……
 
七濑诚:聪美小姐对传闻疑心太重,承受不了了……
 
小泉樱子:聪美……(哭泣声)……她跟我说恶梦的事情的时候,我要是多上心的一点的话……
 
薰子:啊,聪美小姐跟你说过这件事?
 
小泉樱子:是的,现在想起来,这孩子对这件事非常烦恼……她从小就有很强的“异灵感”……
 
薰子:这样啊……这样才会被魇住……
 
七濑诚:真是好可怜啊,竟然会这样
 
薰子:聪美小姐……
 
**************
 
右近:怎么想都不能释然啊
 
左近:薰子姐姐,你不觉得那个房间很奇怪吗?
 
薰子:奇怪?
 
左近:那个房间有两个窗户,除了她跳下去的那个窗户保持开着的状态是理所当然的以外,另一个窗户也敞开着,窗帘都没拉上。恐惧恶梦的女孩子,竟然会不拉上窗帘睡觉,我觉得这太矛盾了
 
右近:就是就是啊……再说,如果她真的害怕恶梦的话,今天晚上干脆不要睡觉就好了嘛,不睡觉就不会做梦了,幽灵也不会出现的
 
左近:本来,在幽灵会出现的第十三天晚上,还在这个房间睡觉,这件事本事就很不正常,一般来讲都会借住在朋友家啊
 
右近:再说她还有姐姐
 
薰子:聪美小姐精神恍忽的,会不会是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呢?啊,要是我不觉得幽灵都是没影的传言,对这件事多上心一点,再多仔细问问她就好了……
 
右近:可是薰子,你不觉得这什么幽灵的故事,也太穿凿了吧?至今为止住过那个房间的人,也听说是因为有幽灵才搬走的啊?
 
左近:就因为这样,才有必要再仔细调查一下啊
 
(背景童声:爬上了一级台阶好高兴哦
     爬上了两级台阶好高兴哦
     爬上了三级台阶好高兴哦……)
 
女子:嗯,我的确听到过脚步声,但是,是不是爬楼梯的声音嘛……
 
女子:梦?不,不是做梦,我确实听到过爬楼梯的脚步声,真是恐怖啊
 
女子:有敲门的声音。没错,是幽灵,肯定不会错。我开门去看的时候,还见过一闪而过的人影呢。不是做梦,我真的看见了
 
右近:哦,看来幽灵的传说并不是那么没影啊
 
薰子:是啊,大家都有不同的经验
 
左近:但是都没有像薰子小姐那样,在梦里出现幽灵的情况吧?
 
薰子:嗯
 
左近:梦见以前掉下楼梯的男孩子也好,每晚正好爬上一级台阶也好,这种情节实在是太造作了
 
薰子:嗯,这我也很在意
 
右近:那个叫七濑的医生怎么想都很可疑啊
 
薰子: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右近:心理医生不是专门给有困扰的人咨询的吗?不是更应该有看人的慧眼才对吗?
 
薰子:你在说什么啊
 
右近:我是说啊,一见到他,我就觉得不对劲
 
薰子:啊哈,右近你啊,不会是因为他管你叫“玩具”,怀恨在心吧?
 
右近:啊?
 
薰子:看,说对了吧。你能想到的,不过如此而已。我说啊右近,对不住你,不
过那可是你的个人感觉,在案件调查中是不应该先入为主的!
 
右近:才不是呢。我只是说……
 
薰子:什么啦?
 
右近:是直觉啦,直觉!调查案件时最重要的直觉
 
薰子:什么呀,都是门外汉的,否定否定!
 
右近:你说什么?!
 
左近:七濑心理医生确实好像隐瞒了什么事情,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跟事件直接相关
 
右近:哈哈,看吧看吧,别把我当外行
 
薰子:你是什么意思?
 
左近:先不说这个,薰子姐姐,你能跟夏木晴子小姐联系上吗?
 
薰子:找晴子小姐有事吗?
 
左近:我有话想问她。
 
(进门声、剧场内部声、剧场广播声)
 
薰子:一直找你找到剧场来,真是不好意思
 
夏木晴子:不,没关系,我还是见习,几乎没有出场的机会。
 
左近:聪美小姐去世当天的情况,能再问问你吗?
 
夏木晴子:我记得那天八点练习结束后,我们这些新人在附近的公园里做了一个小时左右演剧用的小道具,收拾了东西之后,十点左右来到剧场这里
 
薰子:然后你就马上直接回公寓了吗?
 
夏木晴子:是的
 
薰子:到家是几点?
 
夏木晴子:我想是……十一点左右吧。到家后我查了一下答录机,对了对了,有个小泉学姐的电话
 
薰子:小泉学姐……是樱子小姐吗?
 
夏木晴子:是啊,她说有事情忘了说,让我打电话给她
 
薰子:然后你就打电话回去了吗?
 
夏木晴子:是的
 
左近:是什么事情呢?没有不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
 
夏木晴子:好像是……哦对了,是关于这次公演的海报数目有所变化的事情
左近:这是很紧急的事情吗?
 
夏木晴子:不,不怎么急
 
薰子:说完就马上挂电话了吗?
 
夏木晴子:是啊。电话说了最多也就5分钟,然后我一下子就窝在床上,正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很吵闹,从窗户往外一看,聪美小姐倒在地上,佐伯先生正在喊人叫救护车。我就马上跑出去了,那时候聪美小姐已经……
 
薰子:你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吧。真对不起,让你回忆起这么难受的事情
 
夏木晴子:不,没什么。我想应该必须马上告诉小泉学姐,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对方却是录音留言……
 
左近:留言?
 
夏木晴子:是啊,那时候十一点刚过一些。我猜她可能是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东西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所以我给她留了个言,说聪美小姐出事了,叫她马上过来
 
左近:那是几点?
 
夏木晴子:嗯,我想大概十一点半吧
 
右近:就是我们听到警车声音的时候啊
 
夏木晴子:我挂了电话,正想再下楼去,很快救护车和警车就来了
 
薰子:是这样啊
 
夏木晴子:请问……
 
薰子:怎么?
 
夏木晴子:有什么问题吗?
 
薰子:问题?
 
夏木晴子:不,那个,聪美小姐去世是自杀的吧?
 
薰子:嗯,可能是吧
 
夏木晴子:可能……那也有可能不是了?
 
右近:你跟去世的聪美小姐很熟吗?
 
夏木晴子:我们年纪相近,她姐姐又是我的学姐……不过
 
左近:不过?
 
夏木晴子:不知道这话该不该说……
 
薰子:有什么事吗?
 
右近:我们会保密的
 
夏木晴子:聪美小姐好像在跟星君交往
 
薰子:星君?
 
夏木晴子:是的,剧团的主办者星诚一,在我们这总是兼任导演和编剧。我想可能是聪美小姐来这里看演出的时候,小泉学姐介绍他们认识的。可是……
 
薰子:可是什么?
 
夏木晴子:星君和小泉学姐都是资深成员,在剧团里双进双出好像夫妇一样呢
 
右近:夫妇?
 
薰子:就是说,星先生这个人本来是樱子小姐的男朋友啊?
 
右近:那他为什么又跟她妹妹……
 
夏木晴子:那我就太不清楚了。不过我有一次看到,一大早的,星君从聪美小姐的住处出来
 
右近:真的假的?
 
左近:这件事除了你以外,还有人知道吗?
 
夏木晴子:我想没有了吧
 
薰子:樱子小姐也不知道吗?
 
夏木晴子:可能……不知道吧,在剧团里完全看不出这种迹象
 
薰子:原来如此啊
 
夏木晴子:那个……我可以走了吗?耽误太久会被骂的
 
薰子:啊,真抱歉
 
夏木晴子:那我先走了
 
左近:多谢你了
 
薰子:演剧要加油哦
 
夏木晴子:嗯!
 
右近:哦,围绕着剧团主办人的姐妹三角关系吗
 
薰子:看来必须见见这个星先生了
 
*****************
 
薰子:星先生,百忙之中到家里打扰您,真是对不起。我是警视厅警视部搜查一课的警部补橘薰子
 
右近:我是橘右近,这个家伙是我的搭档,没出息的左近
 
星诚一:哦,带着人偶师的警官,还真独特呀
 
薰子:关于去世的聪美小姐,我有几件事想请教一下。星先生跟聪美小姐认识吧?
 
星诚一:是啊,她是剧团里小泉樱子的妹妹
 
薰子:啊,原来如此
 
右近:喂喂兄弟,别蒙人哦,还想瞒过我右近大爷吗?你跟聪美做过什么,我早就知道了
 
星诚一:啊?哈哈,这还真麻烦。嗯,没错,我跟聪美在交往
 
薰子:已经交往很久了吗?
 
星诚一:不,才一个月左右吧
 
薰子:不过,我听说你本来是她姐姐的恋人……
 
星诚一:嗯,是呀。樱子跟我都是剧团的成员,跟她在一起那么久了也难免嘛,不过也没怎么样啦
 
右近:明明剧团的年轻女孩子说你们双进双出跟夫妻一样呢
 
星诚一:原来如此,说不定就是如此吧
 
左近:你跟聪美小姐的事情,樱子小姐知道吗?
 
星诚一:也不至于直说吧,不过她有感觉
 
薰子:樱子小姐说什么?
 
星诚一:她笑着说我“老毛病又犯了”呢
 
薰子:“老毛病”?
 
星诚一:嗯……咳,总是有一点什么什么的吧
 
薰子:那个,不好意思,是……脚踏两只船吧?
 
星诚一:嗯,算是吧。男人嘛,谁都难免有点花边故事嘛
 
左近:咦,要扔掉的这张照片,是你跟聪美小姐吧?
 
星诚一:啊?
 
薰子:啊,真的,这是京都金阁寺吧,你跟聪美小姐一起去旅行了吗?
 
星诚一:嗯,没错。她说让我带她去什么地方,就去了,秋天的京都很浪漫呀。
 
右近:好差劲的家伙!
 
薰子:聪美小姐摘掉眼镜之后形象很不一样呢
 
左近:照片上拍了十月二十八日这个日期呢
 
星诚一:嗯,就在她去世前不久
 
薰子:旅行中聪美小姐有没有跟你说恶梦的事情呢?
 
星诚一:不,完全没有。我听说聪美是被梦魇住自杀的,可是跟我一起去京都的时候一直非常开朗。那样的聪美竟然会在几天以后跳楼,真是不敢相信
 
薰子:聪美小姐有没有被什么人怨恨?这方面你有没有线索?
 
星诚一:不知道……
 
薰子:樱子小姐呢?男朋友被自己的妹妹抢走了……是这么回事吧
 
星诚一:呵呵,樱子跟我不是那种关系
 
右近:只是男人这么想,人家女生未必这么想哦
 
星诚一:那就随便她了吧。本来男女之间,只有一厢情愿而对另一方面毫无意义的话,关系是不能成立的,不是这样吗?
 
薰子:对你来说,樱子小姐没有价值吗?
 
星诚一:怎么会呢。没有她的话,剧团就办不下去了
 
右近:那跟聪美小姐就只是花心而已吗?
 
星诚一:嗯,简单来说就是这样吧。不过聪美毕竟年轻啊,比樱子小了五岁呢,年轻的女孩子就是好啊
 
薰子:樱子小姐心里应该很不好受吧
 
右近:就算起了杀意也没什么不正常啊
 
星诚一:杀意……聪美不是自杀吗?难道……你们以为樱子把聪美推下去的吗?别开玩笑了,她才不是那么心机重重的女人,个性很酷的。再说,聪美是樱子的亲妹妹啊
 
薰子:放心吧星先生,樱子小姐有不在场证明。那天晚上,聪美小姐去世前一小会儿,樱子小姐还在自己家里跟剧团的女孩子通过电话,所以,樱子小姐应该不可能把聪美推下楼。但是,星先生……
 
星诚一:啊?
 
薰子:这件事你最好记住了,女人为了抢回所爱的人,可以不惜一切手段,不管看上去个性怎么酷的女人都一样。太轻视女人的话,早晚要出大事。你就当这是女人的代表给你的忠告!告辞了!走吧左近!
 
(猛关门声)


人形草紙あやつり左近 - 屋根里部屋の悪梦其の三(终)

右近:太醒目了薰子!
 
薰子:气死我了,那个臭男人
 
右近:不会是这个叫星的家伙杀死聪美小姐的吧?
 
薰子:别瞎说了,这种软脚虾哪有本事杀人。有能耐杀人的人要很有意志力才行!
 
左近:薰子姐姐,刚才这话作为警察来说可不太合适哦
 
薰子:啊?呃……真多话!本来还不是你说这不是自杀,我才……
 
左近:是的,这并不是自杀
 
薰子:你说什么?可是,怎么看这都是……
 
左近:这既不是自杀,也不是事故,这起案件,是经过巧妙设计的计划杀人
 
薰子:左近……
 
************
 
夏木晴子:啊~~你是谁?
 
佐伯克彦:我……
 
夏木晴子:喂喂,警察局?我是住在202房间的夏木晴子。有个不认识的男人跑到我房间里……
 
佐伯克彦:等、等等
 
夏木晴子:是你……
 
佐伯克彦:这是误会……那个……我
 
警察:后来那个男人呢?看清楚脸了吗?
 
夏木晴子:那个……太黑了
 
警察:那今天请务必锁好门窗再睡,再有什么问题的话请联系我们
 
夏木晴子:谢谢,麻烦你们了
 
薰子:晴子小姐
 
夏木晴子:啊,橘警官,你也来了
 
薰子:是啊,警车出动也很吵呢。听说有怪人出没?
 
夏木晴子:好像是的
 
薰子:真是的啊,幸好你没事
 
夏木晴子:是我不小心,门没锁好就睡了。我正迷迷糊糊的,突然有个男人站在床边……我赶紧打了110……
 
薰子:这样啊,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睡觉的时候可一定要小心啊
 
夏木晴子:真抱歉,让你担心了
 
薰子:你一个人没事吧?
 
夏木晴子:我想没事的
 
薰子:那我回去了
 
夏木晴子:好
 
薰子:晚安
 
夏木晴子:那……那个,橘警官?实际上,进入我房间的那个男人,是佐伯先生
 
薰子:啊?
 
夏木晴子:不过我跟刚才的警官说没看清楚对方的脸……
 
薰子:为什么这样的?要好好说清楚啊
 
夏木晴子:七濑医生……我打110的时候佐伯先生很快就逃跑了,然后七濑医生就来了,请我不要告诉警察。他说原因以后会解释的
 
薰子:七濑医生?
 
(回忆左近:七濑心理医生确实好像隐瞒了什么事情,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跟事件直接相关)
 
夏木晴子:我真是什么都不明白,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呢?
 
薰子:明白了,我会主动去问他的。你什么都不要担心
 
夏木晴子:好的
 
七濑诚:是这样啊,看来我也瞒不下去了。本来我想尽量不要引起麻烦和骚动的
 
薰子:七濑医生,这一系列的幽灵骚乱是不是跟佐伯先生有关?佐伯先生入住这座公寓是三年前,幽灵传言的发生也是在三年前
 
七濑诚:既然您已经看到这个份上了,我也没办法了。其实佐伯克彦是我的外甥
 
薰子:您的外甥?
 
七濑诚:他有梦游症。他自己发现这件事,找我求治已经是快四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上有压力的原因,不过他本来就是个性懦弱的人,对这件事格外烦恼。所以我让他搬到我附近来住,我至少可以就近照顾和观察他的病情。想不到结果……给这么多人添了麻烦
 
薰子:在聪美小姐之前住在那个房间的人,她们所说的“爬楼梯的幽灵”,其实就是佐伯先生啊?
 
七濑诚:是的,应该是这样
 
薰子:但是聪美小姐所说的幽灵是在梦里出现啊
 
七濑诚:是的,这个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可能是她潜意识里的某种东西跟克彦的脚步声重合起来,造成了她的那种梦境,但是除此以外……我最恐惧的是,把她推下楼梯的,该不会是克彦吧?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们说聪美小姐不是自杀的时候,克彦那种动摇吧?那时候我就觉得非常不安
 
薰子:他是第一发现者吧?他不是说,那天晚上他睡不着到外面走走吗?
 
七濑诚:是的。但是没有任何人见到克彦的情况。他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一到晚上就会在这座公寓里徘徊。如果因为某种机会,比如说,像晴子小姐那样,聪美小姐也忘了锁房间门的话,克彦可能就会进去
 
薰子:的确
 
七濑诚:当然他自己没有这种意识。可是聪美小姐见到他突然闯入,并不知道这些原因,很有可能吓一大跳,当然就会反抗。对梦游症患者来说,这种时刻一般都会被唤醒,恢复自我意识。但是在那种情况下,面对根本不听他说话的女性,他会怎么反应呢?如果聪美小姐一吵闹,克彦慌乱中不小心把她从窗户里推下去也说不定……
 
薰子:那,医生你认为是佐伯先生把聪美小姐……
 
七濑诚:很遗憾,并不是不可能。可是……真对不起,说来让人羞愧,我没有勇气让克彦承认这件事。如果真的是他把聪美小姐推下去的话,我还是得让他自首。幸好……这么说很抱歉——聪美小姐找你商量过幽灵的事情,案件朝着梦魇的方向解决了。不过,因为晴子小姐的事情,我到底还是不得不说出真相。
 
薰子:是这样啊
 
七濑诚:可是,橘警官,如果真的是克彦把聪美小姐从窗户上推下去的话,也是因为他有病的缘故,并不是他的罪过。如果真的一定要接受社会制裁,应该是监护他的我的责任吧
 
薰子:我明白了,七濑医生。不过请不用担心,向佐伯先生问清事实是我的责任
 
七濑诚:到底还是这样啊……
 
薰子:是的,很遗憾……
 
右近:哎呀,没有这个必要了薰子
 
薰子:右近?你跑来干什么?
 
右近:我听说薰子找七濑医生问话就赶来了,敲了半天门都没人答应,我就自己进来了,不好意思,顺便刚才你们说的话我也听见了
 
左近:薰子姐姐,请把那天晚上所以与这起案件相关的人员都召集到聪美小姐死去——不,被杀的那个阁楼房间里去。这样,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了。
 
薰子:左近……
 
***********
 
星诚一:那个姓橘的女警察,这么半夜三更的把我们叫来,到底想干什么?
 
小泉樱子:还召集我们到去世的聪美房间来,真是没有人情味……我,连星先生都叫来了,到底有什么目的嘛?
 
七濑诚:她好像有很重要的话要说
 
佐伯克彦:我、我已经受够了……不想跟这种事情有什么瓜葛……
 
星诚一:大家不都一样!再说明天是我们剧团戏剧开演的头一天呀
 
小泉樱子:星君,不好意思,能让我先告辞吗?聪美的事情我刚刚平静一点,不想再勾起来了
 
右近:哎,不要这么说嘛,稍微安心陪我们一会儿吧
 
星诚一:啊?又是你们?真罗嗦
 
右近:别说这么冷酷的话哦。别看我的搭档左近是个没有我就什么都不会的没用家伙,这种事情上他可最清楚不过了。这次恐怖的杀人事件,他已经漂亮的解决了!
 
小泉樱子:你说是杀人事件?聪美的死不是自杀吗?
 
左近:是的。这是犯人经过了巧妙的设计完成的杀人事件。而且,那个人就在这个房间里
 
所有人:啊?
 
右近:咦?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夏木晴子:啊,这、这是……
 
(童声:爬上了九级台阶好高兴哦
       爬上了十级台阶好高兴哦
       爬上了十一级台阶好高兴哦
       爬上了十二级台阶好高兴哦
       爬上了十三级台阶好高兴哦……)
 
小泉樱子:(惨叫)啊!
 
薰子:各位,这么晚叫大家来真是抱歉
 
星诚一:警官!
 
小泉樱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右近:好了好了樱子小姐,不用这么生气。童声是用腹语发出的,脚步声是薰子的,这是为了我们的目的设计好的。
 
星诚一:目的?
 
薰子:为了看看你会不会在第十三级有所反应啊
 
左近:樱子小姐,你为什么在第十三级台阶这里惨叫呢?既不是第三也不是第十,恰恰就在第十三级台阶上叫起来呢?
 
薰子:那是因为你知道台阶的数目,你知道到第十三级幽灵就爬到头了,所以会害怕,是这样吧?
 
右近:而且这是只有犯人才知道的事情,第十三天爬上第十三级台阶,小泉聪美小姐就会死去
 
星诚一:啊?那……是樱子……
 
左近:是的,杀害聪美小姐的凶手,就是樱子小姐!
 
众人:啊?
 
小泉樱子: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呢。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认为,我能侵入聪美的梦境,用诅咒杀死她吗?
 
左近:在梦境中杀人……真是高明的主意。谁都知道,故意进入别人的梦境是不可能的。聪美小姐的死亡当然只能判断为梦魇造成的事故——这就是你的目的。每晚爬上一级台阶的小孩子的幽灵,还有跟台阶数目恰好吻合的第十三天夜里,幽灵到底会怎么样呢?会进入房间吗?如果真的做这种梦的话,不管谁都会被魇住吧。但是,这种梦境里的幽灵的故事,实在是太造作了。我们也是因此而抱有怀疑的,所以那天晚上我拜托薰子姐姐立刻给聪美小姐打电话,不过……
 
右近:听传言说,在聪美小姐之前住在这个房间的女孩子们,也有只住了两个礼拜就搬走的。但是她们没有一个人做过跟聪美小姐同样的梦,只是听到爬楼梯的脚步声而已——不过这也够瘆人的啊,所以她们都搬走了
 
夏木晴子:可是……那专门到橘警官那里商量的聪美小姐不是说……
 
薰子:为什么聪美小姐不找多少有点关系、又算得上认识的心理医生七濑先生商量,而找素未谋面的我呢?那是因为她不能找七濑医生——伪装会暴露的
 
星诚一:伪装?
 
右近:是的。去找薰子的,是伪装成聪美的樱子。毕竟薰子跟聪美之有一次会面的机会,完全是初次相识。因此只要戴上聪美特征性的黑框眼镜,模仿她的发型和服装就可以了。毕竟薰子再一次见到的时候,聪美已经变成尸体了,那时候的聪美会穿着睡袍,没有戴眼镜,外形会大不一样。装成聪美的樱子,是为了之后获得“梦魇”的证言,才向薰子编了一通恶梦的谎话的!
 
左近:但是,这个计划因为某个事件而败露了
 
七濑诚:啊?
 
薰子:是聪美小姐和星先生的京都之旅
 
小泉樱子:什么?
 
星诚一:啊,那是……
 
左近:这张是聪美小姐和星先生一起拍的照片,日期写着十月二十八日。薰子姐姐看到旅行归来打扮的聪美小姐是二十九日。这样,聪美小姐二十八日的晚上住在京都,这是很自然的。这样算来,从她搬到这里来的十月二十一日起,她至少有一个晚上没有住在这个有幽灵爬楼梯的房间里。
 
右近:也就是说,聪美去找薰子的时候应该是第十二个做恶梦的日子,然而聪美却说是“第十三天”。如果是真的聪美,这是不可能的。实际上按说那天她的梦境里,幽灵还没有爬完楼梯呢。
 
小泉樱子:真是有趣的故事。不过,哪有证据证明我伪装成聪美?
 
右近:哼,证据是有的
 
小泉樱子:啊?
 
右近:咖啡杯。你去薰子那里时,那故作恐怖的表演,那夸张表演的结果是,打碎的咖啡杯现在还在薰子家呢——带着你的指纹!是吧,薰子?
 
薰子:嗯……呃……
 
右近:怎么了薰子?
 
薰子:对不起哦,我扔掉了,当不可燃垃圾扔了
 
右近:什么?!
 
薰子:右近,还不是你说“打碎了的杯子就赶紧扔掉”嘛……
 
右近:你这没用的警察!
 
左近:真麻烦了呢
 
夏木晴子:那个,请等一下。说小泉学姐杀死了聪美小姐……我并不是因为她是学姐才帮她说话,可是那天学姐不可能杀死聪美小姐啊,因为我在聪美小姐从窗口摔下去之前很短的时间里还给小泉学姐家里打电话,跟她说过话呢
 
薰子:啊……
 
右近:哇,是啊薰子,可不是嘛。我们还跑到晴子的剧团里问了,那时候晴子不是说了吗,那天给樱子家去过电话聊过几句……可恶!怎么办啊薰子?
 
薰子:不要推给我嘛!
 
小泉樱子:连证据都没有就瞎指认凶手,这就是警察该做的事吗?
 
薰子:这……你说句话呀左近!
 
左近:作为樱子小姐的不在场证明的晴子小姐的电话,实际上是这起杀人事件中巧妙设计的第二个圈套
 
薰子:啊?第二个圈套
 
左近:那天,剧团的排练是晚上八点结束的,是吧晴子小姐?
 
夏木晴子:是的
 
左近:晴子小姐她们这些新人在那之后又花了一些时间收拾东西,回到公寓是十一点。晴子小姐的答录机上有樱子小姐的留言
 
(留言:喂喂,我是小泉,有点事情忘了说,你到家之后请给我来电话,十一点之后我都在家。拜托了)
 
左近:这是学姐的留言。晴子小姐立刻给樱子小姐打了电话,樱子小姐接了电话,两个人聊了五分钟左右,挂了电话。几分钟后,佐伯先生听见聪美小姐从窗口坠落的声音,是这样吧?佐伯先生?
 
佐伯克彦:是的,十一点十五分左右
 
左近:从樱子小姐住的丰岛区驹込到这所公寓所在的世田谷区,坐电车要花一个小时左右,这个距离就算有车十分钟之内也不可能赶到。的确,光从这些事实看来,樱子小姐不可能杀害聪美小姐,但是如果使用某个诡计,这个杀人行动就有可能实施——这个关键就是电话
 
薰子:电话?
 
左近:聪美小姐被杀那天,晴子小姐跟樱子小姐她们的戏剧排演到八点才结束。樱子小姐跟晴子小姐不一样,是剧团的干部,不用收拾道具就可以先回家。从排练场回家需要一个小时,樱子小姐晚上九点左右就应该到家了。然后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晴子小姐打了个电话——她当然知道晴子还没回家,就给答录机里留下的留言。然后樱子小姐就把自己的电话设成了来电转拨状态
 
薰子:来电转拨?
 
左近:转拨的电话指向聪美小姐的房间,也就是——这个电话
 
夏木晴子:什么?
 
左近:然后樱子小姐就离开家,赶到聪美小姐的公寓。樱子小姐到达这里应该是十一点前一点吧。说不定她本来就跟聪美小姐约好,谈一谈有关星先生的事情。然后用什么手段使聪美小姐睡着,应该也是很容易的。樱子小姐给睡着的聪美小姐换上睡袍,等着晴子的电话。十一点过一点的时候,按照计划,晴子小姐果然来电话了——经过樱子小姐的电话转拨,转到聪美小姐房间里电话——当然晴子小姐不可能知道,这通电话打到了这里,她是跟就在自己近旁的樱子小姐对话。这样,十一点刚过一点儿,樱子小姐在自己家的不在场证明就通过晴子小姐建立起来了。挂掉电话之后,樱子小姐又把这个电话转成答录机状态,下手杀死了聪美小姐。然后她匆忙赶回自己家——到自己家的时候应该是十二点左右吧。樱子小姐把来电转拨功能取消掉,等待警方的联络,通知她聪美小姐去世的消息
 
星诚一:樱子,你……
 
小泉樱子:这都是想象,不过是想象而已!
 
左近:不,这是事实
 
小泉樱子:你有证据吗?
 
左近:是的,有证据。就是聪美小姐的电话,这就是这个电话的答录机,其中的录音磁带。
 
薰子:录音磁带?
 
左近:把聪美小姐从窗口推下去以后,樱子小姐回家的路上,实际上还有一个电话打进樱子小姐家——当然这个电话也转到了聪美小姐房间,而聪美小姐的房间的电话是答录机状态。大家没注意到吗?聪美小姐被杀的那天,那是夜里一点半左右,樱子小姐赶来的时候
 
(回忆:小泉樱子:聪美!聪美在哪?
夏木晴子:学姐!……你听得我的留言赶来的吧?
小泉樱子:啊,留言?
夏木晴子:我听到你不在,还不知道怎么联系你的。后来想至少留一下言……太好了,总算联系上了……小泉学姐,聪美小姐她……)
 
左近:知道聪美小姐去世的事情之后,晴子小姐立刻打电话给身为姐姐樱子小姐——你说是十一点半左右吧?
 
夏木晴子:是的
 
左近:十一点半——正是樱子小姐杀死聪美小姐之后,匆匆忙忙赶回家的路上。因为来电转拨功能不能用外线电话更改,樱子小姐正急着尽快赶回家里,必须把转拨功能取消掉。但是,在樱子小姐到家之前,晴子小姐就已经给樱子小姐家打电话了——这个电话当然转到了聪美小姐房间,而聪美小姐房间是答录机状态——樱子小姐和聪美小姐既然是姐妹,两人都姓“小泉”,声音也非常相似,因此晴子小姐以为那是樱子小姐的答录机,就这样留了言。(译者注:日本人答录机提示语一般只称自己的姓氏不报全名,因此“小泉樱子”和“小泉聪美”的答录机提示语没有什么区别)
 
夏木晴子:这么说,小泉学姐并不是听了我的留言赶来这里的?
 
左近:是这样的。樱子小姐是回家之后,接到警方的联络之后才赶来这里的,不这样樱子小姐的行动就没有理由了。所以那时候晴子小姐问到留言的时候,樱子小姐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
 
薰子:那么,录音磁带上……
 
左近:是的,那上面录下了晴子小姐打到樱子小姐家、传达聪美小姐去世的消息的留言
 
星诚一:可以让我们听听那个磁带吗?
 
左近:好的
 
(放录音:夏木晴子:喂喂,我是晴子。学姐,不好了,聪美小姐她,她……总之,请你赶快到这里来。拜托了!
薰子:喂,我是橘,请马上联系我,白天的事情……(警车声))
 
薰子:啊,这个……
 
右近:这不是那天晚上薰子打给聪美小姐的留言吗
 
薰子:嗯,是十一点半左右的时候
 
左近:晴子小姐给樱子小姐的留言,和薰子姐姐给聪美小姐的留言——同一盘磁带上,留下了给两个不同的人的留言——这就是因为樱子小姐把自己的电话转拨到了聪美小姐房间里
 
星诚一:樱子……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小泉樱子:你的花心我都习惯了,可是,我的亲生妹妹……我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我跟聪美谈了,我说她跟你并不适合,希望她放弃。我本来很有自信,聪美年纪还小,从小就什么都听我的,可是,只有这次她不肯听我的话……
 
(回忆:小泉聪美:要我跟星君分手?姐姐你有这种权利吗?星君又不是姐姐你一个人的。姐姐,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会输给姐姐的。星君到底是选择我,还是选择姐姐,这不是姐姐能决定的事情,而是要星君决定,不是吗?)
 
小泉樱子:星君可能会被她夺走——我第一次感到恐惧。那孩子是个障碍,哪怕是亲生妹妹,我也不能让她夺走你——因为,我不能失去你
 
星诚一:樱子……
 
小泉樱子:我真傻……与其杀死聪美,还不如杀了你好了。这样的话,我说不定就能从你身上解脱了。我演了一场恶梦的戏,杀死了聪美,可是,其实做恶梦的……说不定是我自己吧……三角恋爱和你,这场恶梦……
 
************
 
右近:晴子!那不是晴子吗!
 
夏木晴子:啊,右近!
 
薰子:怎么了?现在不是戏剧公演的时候吗?
 
夏木晴子:公演中止了……
 
右近:啊?
 
薰子:唉,也没办法啊,毕竟发生了那种事情
 
夏木晴子:是啊,而且我退出剧团了
 
薰子:啊,为什么?
 
夏木晴子:其实,我也有点喜欢星君的。可是,可能受到很大的震惊吧……真是不懂男人在想什么,没办法啊……
 
薰子:不过,说不定女孩子就是容易被这种人吸引呢……樱子小姐也很可怜啊。就算是职业关系,遇上这种事情,我也很伤心啊
 
夏木晴子:我也觉得小泉学姐非常可怜
 
右近:咦,什么时候你也伤感起来了?
 
薰子:那当然了,毕竟我也是女人吗。说的一套一套的,说不定反而会上无聊男人的当吧……右近反正不会懂的,女人心嘛!是吧,晴子?
 
夏木晴子:嗯
 
薰子:女人的人生真是前途坎坷啊……怎么样才能不受男人的骗呢……啊,当女人真难啊……
 
左近:好啦,这种问题至少等有了值得烦恼的对象之后再考虑吧!
 
薰子:啊?你说什么?喂喂右近,你刚才说什么?
 
右近:啊?不是我呀
 
薰子:再说一遍试试!
 
右近:不是我嘛,是左近,刚刚是左近说的!
 
薰子:左近才不会那么损我呢
 
左近:是哟,右近
 
右近:你说什么……可恶!你太卑鄙了左近!
 
**************


CD INFO
 
原作:写楽唐 小畑健
橘左近:桧山修之
橘右近:山口胜平
橘薰子:天野由梨
小泉樱子、聪美:佐久间玲
夏木晴子:今井裕香
佐伯克彦:中岛聪彦
七濑诚:岩田安生
星诚一:有马克明
其他:榊原良子 上田佑司 竹之内美奈子 三浦七緒子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