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之飘羽ACG天地(影)

动漫分站

 
 
 

日志

 
 
关于我

我是CLAMP,CARNELIAN,山本和枝,小夏钝帆,天广直人,七濑葵,种村有菜,杉崎友绮琉,结成梓,成濑千里,佐佐木睦美,秋山玉代,早濑明的FANS,喜欢STUDIO-EGO,CHEERY-SOFT,LEAF,KOGADO,GAINEX,KONAMI,ORBIT(特别是ROOT),FALCOM等公司的游戏。

网易考拉推荐

[外站转载]Kanon1~雪の少女~第四章  

2007-11-25 17:28:04|  分类: 动漫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地址:http://www.fdxin.com/viewthread.php?tid=13651&extra=page%3D1&page=1

第四章 雪兔子
低头从图书室的窗子往下看着体育馆旁的通路时,正是练习完毕的田径社刚好要回去的时候。
社员的人数是12,3个人左右吧。在围成一圈开注意事项会议的圆圈中央,名雪站在那儿。
是在连络还是在提醒什么东西吧。名雪的脸很认真,和佑一平时常常看到在那边“呼——”打着瞌睡的名雪比起来,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那个家伙,还真有社长的样子哪。
「辛苦了」
「辛苦您了——」
最后,连关着窗子的图书室里,都传进了精神十足的招呼声。社员们一个接着一个撤回到社团教室用的大楼去。佑一抱着之前拿了过来的名雪和自己两个人的包包,摇摇晃晃地走出图书室。
到了社团教室大楼旁,换完衣服的名雪刚好走了出来。
「啊,佑一。」
名雪立刻看到佑一,跑了过来。佑一则默默地将包包递给名雪,一起走着。
「名雪学姐,那是男朋友吗?」
从后方传来女孩子的声音。好像是名雪的学妹在开着玩笑的样子。
「是表兄妹啦」
名雪回过头去笑了笑,那就先走啰,学妹们这样说完后挥挥手。
「辛苦了——」
「很像配呢,学姐——」
「祝您幸福——」
「……喂,被学妹那样子说没关系吗?」
佑一把脸仍旧朝向前方,用姆指往后指着。
「我们虽然是运动性质的社团,不过大家感情都很好,所以不要紧的哦」
不,不是那个意思。
是想问,学妹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没关系吗,这样啦。
唔,确实每天也都是一起上学,这一阵子也几乎都是一起回家,就算学妹们误会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所以……你啊,不否认没关系是哦。
「书念的如何呢?」
名雪没察觉佑一的心情,突然就转开了话题。
佑一摇了摇头。
「果然,要赶上进度很辛苦呢。」
这一阵子,佑一放学后一个人留在图书室,想要补上和之前学校进度的差距,可是并不顺利。尤其是,一碰到本来就不拿手的古文啊英文等等的时候,光是把书开着也念不下去,没有进展。
「如果加点油,佑一的话很快就会追上来的哦」
「是那样就好啦」
「加油,哦」
名雪摆出了小小的拿手必胜姿势。
然而到了第二天,残酷的考验突如其来地朝佑一袭击而来。
「恩——,虽然平常第三学期只有期末考没有期中考,不过这次,特别决定要举行实力测……」
导师话还没说完,教室中忽然就充满着嘘声的浪潮。
「安静! 这个测验要拿来当做明年升学就业指导的参考,所以大家要好好用功。那么,今天到此为止」
尽量把要说的说完发下考试时间表之后,导师就好像逃跑着似地结束掉放学后的班会离开了。
「玩真的啊……」
佑一不禁趴倒在桌上。
「考试,真讨厌呢。」
听到名雪在一旁说着,无力地抬起头点了一点。
「我也以为第三学期只会有期末考而已,所以这一阵子都没有念书呢」
「真受不了啊——」
坐在后面的北川也那样说道。
「好像是在突击检查一样呢」
香里也露出不满的表情抱着手腕。
「而且第一天就有世界史哦。我最讨厌要背的东西了啦」
「我是,除了现代文和英文之外都不行。」
北川抱着头,名雪叹着气。佑一则是
「这个考试是「校在欺负转学生啦!」
这样子,放弃了似地叫着。
「对了。香里,教教我嘛」
名雪对着香里,合掌说道。
「与其要别人教,我觉得自己念会比较有效率就是了」
「可是,到处都是不懂的地方呢。对吧,佑一和北川,也是一样对不对。」
「对。」
两个男的同时点头说道。
「恩……那么,今天放学后,到图书室吧。名雪有社团活动吗?」
「恩。不过,会早点结束之后到图书室去哦」
就这样子,决定了四个人的读书会。
「香里,谢谢。欠你一次哦」
「说欠不欠的太夸张啦,名雪」
接下来,香里说想打个电话然后离开之后,佑一问著名雪。
「香里她,该不会是很会念书吧?」
「一直都是学年第一名哦」
「啊!」
「从一年级开始就一直是第一名呢。香里真是太厉害了呢」
「……哇——」
在刚知道的一瞬间是吓了一跳没错,不过讲起来倒也不意外。香里在同伴们之间感觉起来也很成熟,给人一种什么事情都知道的感觉。
「让香里教的话,我也多少有点希望吧」
「恩。加油,哦」
可是,一试着让她教起来,就发现香里相当严格。
「相泽君,忘了翻出这个what的话,意思就完全不对了啦」
「所以说,基尔特(guild)是指中世纪的工商业者协会,和公元前没关系不是吗,北川君」
同时照应着佑一的英文和北川的世界史,还一边毫不留情地核对着问题的解法。
「唉……」
北川和佑一,又同时叹着气垂下头去。
「香里老师,太严格啦~」
「这样子我要是能考得和香里差不多的话那真是奇迹哪」
「奇迹?」
香里稍稍皱起一边的眉头看着佑一。
「所谓的奇迹,就是因为不会发生所以才叫奇迹哪相泽君。」
「……」
「相泽君要是努力的话,不用期待什么奇迹也会考得好的啦」
「是这样就好啦」
「那,下面的问题,加油吧」
「唉……」
到名雪结束社团活动回来之前,3个人一直是这种状况。

佑一们影印了香里的笔记带回家去。
吃完晚餐洗完澡,佑一虽然坐在很少面对着的桌子前打开了印好的东西,却没什么进展。
「唉……」
在图书室念还比较好哪。要是没有看着别人在一旁念书来刺激自己的话,我好像是提不起干劲来的样子。
名雪她,还在念书吧。
佑一看着枕边的闹钟。这下肯是是睡死了吧。虽然英文那边有想要问她的问题,我也等明天再说,现在先睡吧。
然后,房门响起了『叩,叩』的声音。
「佑一,可以进去吗」
「恩。」
在睡衣外披着外套的名雪走进房间来。
「晚安」
「怎么啦,在这种时间」
快要12点左右,对自己而言虽然算是很平常的时间,可是名雪还醒着这点,简直是奇迹。
「考试,准备得顺利吗?」
「这可不是我自夸,完全不行。」
「我也是,不行……」
「唉……」
名雪和佑一叹着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气。
「在图书馆和大家一起念书的时候,我比较念得下去呢」
「我也是」
「那,现在,也许比起一个人来,也是两个人比较好也不一定呢」
「……可能吧」
「一起念书嘛,佑一」
这样好吗。虽然说今天秋子小姐在,可是在深夜,两个人在同一个房间里……
「佑一,会麻烦吗?」
「不。也对。反正也有很多想要问你的地方」
「恩!」
那么,如果到我的房间的话,有桌子也有座垫,所以到我的房间去嘛,名雪这样说着,佑一便拿着自己的笔记和念书的东西离开了房间。
总之,现在不要想那些多余的事,先念书吧。
虽然从外面往里头看过了好几次,不过进到名雪房间这点,这还是第一次。
大小和配置明明应该跟佑一的房间没什么差异才对,女孩子的房间就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许许多多华丽的闹钟,颜色漂亮的窗帘和床套。微微地发出像是名雪所用的洗发精的气味。
「不用客气坐下吧」
被她拿着带有花纹的垫子请自己坐下,佑一抱着种不好意思的心情坐了下去。
「那就,开始吧」
名雪立刻打开课本开始读了起来。佑一也打算解决掉不拿手的英文,一手拿着字典将题库本翻开。
「……佑~一~……」
不过,还没5分钟,名雪就发出好像很难过的声音,因此佑一的注意力就立刻分散了。
「什么事」
「……我,好困」
名雪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好像猫一样用着睡衣的衣领摩擦着下颚。
「好困,这,不是才刚开始念而已吗?」
「可是好困」
果然,下定决心这点是不错,可是对于一天要睡上10个小时的体质来说是做不到的吧。说着说着,名雪的眼皮好像已经快黏起来了。
「喂!」
要是名雪现在睡着的话,连我也会想睡起来了。
「如果念到一半睡着的话,要叫我起来哦」
「到那时,就在你脸上涂鸦」
「不要在人家睡着的时候恶作剧啦……」
「要是讨厌的话,就专心用功」
不过这时名雪已经没有响应了。
「……呼——」
啪。
佑一把题库卷起来,敲了名雪的头。
「……好痛」
「要是还念到一半就睡的话我可是还会再敲的啊」
「呜……」
之后,两人一边不断地重复着“呼——”“啪”的,一边继续用功。
「……打得太过份了,头好痛」
「是因为名雪要睡的关系啦」
「因为,很想睡嘛」
「我也是很想睡啊」
从开始用功算来,快过2个小时了。
「振作啦。振作精神撑过去,名雪」
「……恩。加油,哦……呼——」
啪。
两人在之后虽然也努力了,不过好像在雪山上遇难的登山者一样,慢慢地觉得比起念书,没办法睡觉更之要重要了,因此佑一便决定该结束了。
「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第一天开始就冲的话,明天起也会受不了哪」
「……明天,也要一起念吗?」
「呃。啊。那个,如果名雪愿意的话」
「我啊,想和佑一一起用功哦」
名雪用着由于睡意而变得模糊不清的声音同意着。
「像从前一样……」
「从前?」
不记得对吧。
名雪的眼神虽然有些寂寞地那样说着,然而语气和平常没有两样。
「从前,我们两个人曾经一起写寒假作业哦。那个时候,也是像这样在我的房间里打开课本……是佑一最后一次来家里的那年吧。我一说想睡佑一就会生气」
「……」
佑一试着在脑海中浮现幼年时代的自己和名雪这样子对坐着的情形。但是并不顺利。正要连系起来的回忆,不一会儿就笼罩着一层白色云雾般的东西消散而去了。
「对不起哦。说了奇怪的话」
佑一摇摇头。
这是为什么呢。佑一的记忆,在毫无预期的状况下明明是会浮现起来的,试着回想的时候却会消失不见。
刚回到这个城镇之时,连去回想都觉得令人讨厌。
然而,现在---对于失去与名雪之间难得回忆的自己感到气愤。为了和名雪……为了我对名雪的感情,明明是很想再次回想起来的。
「一定是,有过悲伤的回忆哦」
名雪好像看穿了佑一的想法似地,静静地说道。
「发生过很悲伤的,因为太过悲伤了,放在心里的话心好像会碎掉一样……让佑一伤心到把自己的回忆关闭了起来的,那么悲伤的事」
「名雪……」
你是知道的吗。在我来到这个城镇的最后那年,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呢。
「可能是,发生过这么让人难过的事也不一定呢。」
然而,名雪却把所说出来的话弄得不明确了起来。
回想起那件事情来,是佑一的工作哦。我正等着佑一自己回想起来。
在短暂的沉默之间,佑一觉得听见了名雪的内心这样说着。
「考试,要加油哦」
名雪回复成往常的样子,微微笑着。
「对啊……不加油不行哪」
「那么,晚安」
「晚安」
然而,明明是很困,但佑一回房间后还是睡不太着。
发生过伤心到把自己的回忆关闭了起来的,那么悲伤的事。
可是,我一定得要把那件发生过的事情,回想起来才对不是吗。
黎明之时,似乎又下了点雪的样子。
早晨的校园,因洁白光滑的雪而闪烁着。
佑一和名雪在那雪上,用着全身几乎都要倒了下去的速度跑着。
「哈啊……哈——……」
「今天也……总算是……来得及了,呢……」
「……喔……」
喘着气不太说得出话来。因为昨晚用功的后遗症,今天早两两人都结结实实地睡过头了。
今天的第一节是体育。由于在上课之前要换衣服,时间比平常更少。佑一匆匆忙忙地往出入口去。可是,名雪却蹲在校园的角落。
「怎么了。是肚子什么的痛了吗?」
「不是」
仔细一看,名雪在角落的草地上做着雪兔子玩了起来。
「你啊,还有时间做这种事吗?」
「不是我做的啦。可是」
雪兔子好像被没注意的学生踢开的样子,外形坏得很严重。在白色的身体半边,印有沾着泥土的脚印。
名雪小心地拨去泥土,开始把崩散的雪集中起来。
「时间还够吗?」
「可是,雪兔子好可怜」
名雪没有带手套。直接触碰着雪的手立刻红了起来。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冷,可是名雪却毫不在意地固定着雪。
就算是做出来的,名雪也没办法放着看来很可怜的雪兔子不管哪。
「真是没辄。我也帮忙吧」
对那样的名雪没有抵抗力的我,也是一样让人觉得没辄。
「谢谢,佑一」
「因为你笨手笨脚的,要是一个人弄的话第一堂课都会结束了对吧。」
然后两个人就把雪聚集成一座小山,作成一个椭圆球型的样子之后,插上了根叶子当耳朵。也装上红色的果实当眼睛。
「好,完成了」
「可是,有半边没有眼睛呢……」
是被踢到的时候不知道滚到哪儿去了吧,红色的果实只有一个而已。
「对了!」
名雪将手伸入制服口袋中,取出了红色的玻璃珠。
那是之前佑一在商店街买给名雪的玻璃珠。
「佑一,把这个用在小兔子身上可以吗?」
「你啊,难道是拿着这个到处跑吗?」
「……因为,这个是佑一送的嘛」
名雪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咬着嘴唇。糟了,好可爱。佑一的心情变得既高兴又想快点逃开。
「所以,虽然也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过,雪做的小兔子……」
名雪说着什么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我无所谓啊。」
我自认很了解名雪的个性。
「因为只有半边的眼睛,也蛮可怜的。」
「恩!谢谢你,佑一」
装上闪闪发光的新眼睛,两人的雪兔子完成了。
雪兔子。
……对了,在那一天的,最后的记忆当中,的确是有过一只红眼睛的雪兔子。
可是……感觉起来,那并不是让人难过的回忆。
不,虽然可能是让人难过的也不一定,然而,是更温柔的……彷佛是治愈着伤痛那样的……。
不行。记忆又逃掉了。
「大小,有一点点不同呢」
名雪看着雪兔子说道。
「唔,那点事就别在意了」
佑一避免让名雪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若无其事地说着。
「也对呢」
这时,在穿堂那边传出了声音。
「喂,相泽,在干什么啊?」
是北川。已经换好体育服了。糟糕!
「快点! 名雪!」
「恩!」
佑一和名雪往教室猛冲而去。在跑到学校来的疲惫感还没消失的状况下,全力在校园里奔跑,花个3秒换完衣服后又跑去上课。
「很有精神嘛相泽,热身运动已经OK了吗?」
体育老师说完后班上的人们笑了起来,不过佑一累得连响应都没有办法。
「话说回来,今天学生的体育是马拉松。我期待着相泽跑步的样子哪」
还玩真的哦……。
名为马拉松的痛苦回忆,把佑一之后的所上的课的记忆都封闭了起来。
「佑一,今天上课的时候一直在睡呢」
也可以那样说。
「因为昨晚睡眠不足加上跑步很累啦」
「那,今天要怎么办? 留下来念书的事」
被香里问着,佑一稍微考虑之后答道。
「我……今天PASS吧。明天,如果可以的话再拜托了」
「可以啊」
香里出人意料地好像对于扮演严格老师的角色感到愉快的样子。那么,今天就好好地教一教北川吧,她这样子说完后,就带着一脸无奈的北川走掉了。
「我要去社团了哦」
「连考试前也有活动还真辛苦哪」
「因为考试来得比较突然的关系啊……」
道别之后,名雪也离开了教室,佑一则一个人离开了学校。
虽然很累是真的,可是却不想直接回家休息。
佑一的脚步走向商店街去。
从初次见面时就感觉到了。
在那儿的少女,握有唤醒我记忆的关键。

「鲷鱼烧两个……不对,要4个」
「好喽。现在才刚烤好的哦」
佑一接过了店里的老伯递过来的褐色袋子。
「您这的鲷鱼烧真好吃耶」
「哎呀,多谢啦」
「我是因为每次都来这边买鲷鱼烧的女孩子给我一个才知道的哪。记得吗?小小的,背着长着翅膀的包包的女孩」
「恩恩,那女孩我熟」
老伯不断地点着头。被白吃白喝过那当然是会记得了吧。
「平常都是傍晚的时候来,今天还没出现哪」
「是吗?」
「那个孩子,说老伯这的鲷鱼烧,有回忆的味道。还说第一次吃的时候,是小时候的好朋友给的。听到这种话,老伯也好高兴哪」
真是段佳话呢,佑一点点头,离开了鲷鱼烧店。
寒冷的风咻咻吹过商店街。佑一从手上暖烘烘的袋子中,取出一只鲷鱼烧,咬在口中。
这时。
「好像很好吃呢,佑一君」
彷佛那就是招唤咒文一样,不知何时,雅就站在身边。
「果然啊,用鲷鱼烧来钓香鱼(注:香鱼音同雅)的战术成功了」
「有这种说法吗?」
「别在意那种小事。要吃吧?」
「恩!」
雅用用有连指手套的手接过鲷鱼烧,一边说着好好吃哦,一边一口一口咬着。
一面吃着,两人的脚步自然而然地往商店街尽头的空地走去。
最初和雅见面之时,两个人也在这边一起吃了鲷鱼烧。
「今天,没有和名雪姐一起吗?」
「她有社团活动」
「是什么社团呢?」
「田径社。虽然她那种样子,好像还是社长」
「好厉害哦……」
「不过,现在考试快到了,所以应该没什么办法认真跑吧」
话说回来──佑一正打算这样子说着转换话题时,雅先一步说道。
「名雪姐的名字,真是个好听呢」
「是谁一开始把那搞错弄成吃的东西的名字啊?」
「呜咕……欺负人……」
「一直光说名雪的事情干嘛啊」
「因为……」
雅露出好像既害羞又不知如何是好一样的复杂表情。
「佑一君好像很珍惜名雪姐,而且说着关于名雪姐的事情的佑一君,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痛」
佑一轻轻地敲了雅的头。
「那种费心的事可不像是你会做的啊。」
「呜咕……也不要打人嘛……」
「吵死了」
就因为知道自己的脸稍微红着,所以想要快点把这个话题结束掉。
「对了。虽然我和你啊,是在我这个月初来到这个街上时,因为你偷鲷鱼烧而我是事后从犯而认识的。」
「事—后—从—犯,是什么?」
「被卷进犯罪事件当中不得已只好加入的人。」
佑一只帮自己说话地解释着。
「呜咕……我已经和老伯和好了哦」
「我知道。所以说,我想讲的不是那件事」
佑一用着认真的态度之新把话题说清楚。
「我们应该是在这个月才刚认识的。……可是,其实我,在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明明是第一次却觉得有种怀念的感觉哪。」
「……佑一君……」
雅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佑一从袋子中拿出剩下的两条鲷鱼烧,一个给自己,最后一个拿给了雅。
「这个鲷鱼烧,小小的女孩子,以及,这个天空的颜色」
佑一抬头看去。在这个多雪的城镇的,灰色的冬季天空。不过,傍晚时云层经常断开,从空隙中看得见美丽的夕阳。黄昏时刻倾斜的光线将云染上颜色,整个天空隐隐约约地一片红。
雅的脸颊,背后背着的白色翅膀,也都染上了淡淡的橘色。
「雅。我,从前就曾经见过你不是吗?」
佑一直视着雅。
这时,感觉内心深处的门扉一下子打了开来。
我最后一次来到这个城镇的那个冬天。
我在这个商店街,认识了一个少女。
没错,和名雪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子在哭,我就出声叫了她。为了安抚她而买了鲷鱼烧……然后,两个人一起去玩,在之后,名雪生了气。
「明明说了好几次等一下的」
没错。
为什么一直记不起来啊?从那时开始我和那个女孩熟了起来,在那一年,我丢下名雪一个人,每天只和那个女孩玩不是吗?每一天,和那个女孩一起,看着这个城镇的黄昏不是吗?可是那个女孩……还有名雪……。
「我曾经说过,我在这个街上找东西对吧」
雅没有回答佑一的问题。
「雅。」
感觉记忆的门扉又再次关闭了起来,佑一焦急地抓着雅的手臂。雅则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啊,是非常之要的东西呢。所以,虽然和我的学校方向不同,我还是一直来这里找哦」
「我……」
佑一放开了雅被自己紧紧抓着的手臂。
想要回想起从前的事。名雪说那应该是让人伤心的回忆。然而也正因此,那记忆不能依赖别人,必须靠自己本身来取回才可以。
「在找的东西,要是早点找到就好啦」
佑一说道。
「恩。」
雅笑了起来。然而,那和往常有精神的笑容有些不同。明明是笑着,却十分地虚幻,是彷佛就要那样子消失在薄暮当中的笑容。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